博链财经

《媛姐有约》对话宋婷—追番中国公链国民闺女“婷婷养成记”

媛姐有约 2021-07-17 09:22 544

本期《媛姐有约》,走进加密艺术家宋婷,走进用诗意和美推动区块链技术出圈的中国公链国民闺女。

对话区块链巅峰人物,探索加密行业脉搏。区块链深度访谈栏目≤媛姐有约≥,由安珀资本Amplio Capital特别支持。邀请资深区块链从业者进行深度对话,共同探讨行业当下热点及未来前景。让大家了解不一样的“区块链”,看见不一样的“加密世界”。

“区块链是一座城,我希望让更多的人走进来。”——栏目主持人范媛媛

《媛姐有约》对话宋婷—追番中国公链国民闺女“婷婷养成记”


2021年可谓NFT元年,“嘉德春拍”、“中国NFT”、“加密艺术”,这几个关键词频繁登上热搜榜,引发了媒体的关注,也引来了舆论的热议。NFT、加密艺术正以燎原之势在国内迅速发展。但在加密艺术爆发前夜,有一些人却发挥着自己重要且不可代替的作用,宋婷就是其中一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95后女生能执起西方首发的“加密艺术”,并用中国文化内核的作品在亚洲范围内建构起广泛的影响力和领导力。本期《媛姐有约》,让我们一起走进宋婷,走进用诗意和美推动区块链技术出圈的中国公链国民闺女,一起追番大型区块链真人秀《婷婷养成记》。

(以下为采访实录整理,有删节)

Y:媛姐

T:宋婷


Y:可以先跟我们栏目的听众、观众朋友们打个招呼,做个自我介绍吗?

T:《媛姐有约》的小伙伴们大家好,我的名字叫宋婷,我做AI和区块链艺术,也是咱们中国第一个传统艺术拍卖行拍卖的NFT艺术品的作者。


Y:可以用通俗易懂的语言给圈外人介绍一下什么是区块链以及什么是加密艺术吗?

T:这个问题好难哇。我认为加密艺术是世界上第一次以工程师文化为核心的文化运动,我希望它在未来成为数字新世代年轻人的文化消费品。加密艺术是from the crypto ,for the crypto的文化形式。(啊怎么办,感觉不太易懂了……)

区块链是下一个经济形态的前哨。希望有更多有识之士一起来参与建构,也希望借此土壤能够实现更多开源技术理想主义。


Y:你认为艺术是什么?

T:我觉得艺术是人类真正的灵性的结晶,是一个创作者不可替代的心血和生命。


Y:在加密赋能了艺术之后,艺术可以通过机械化、程序化的形式去创造,且可复制。你觉得这是否颠覆了艺术?有没有破坏掉艺术的美?

T:第一点是灵性,好的艺术品本质没有发生变化。如果历史万变不离其宗,一件好的艺术品促使它自身成为杰作的原因从来没有变化,那就是灵性。不管它的形式是在雕塑上的、在建筑上的、在宣纸上的、在油画布上的,还是在代码世界里的,都是一样的。第二点是观念,当代艺术越往后走可能越强调观念,算法看上去好像是可复制,可是philosophy和呐喊的生命力是很难被每个人轻松复制的。所以我不认为好的科技艺术创作会破坏艺术本身。


Y:加密艺术家和普通艺术家有什么区别?

T:第一点是艺术品收藏和艺术品展览方面发生了很大变化,常规艺术品收藏是通过物理世界展览和拍卖来完成;加密艺术品是通过数字钱包转账来完成鉴赏消费等环节,展览也会在区块链上的展馆进行。

第二点区别可能是创作内容和创作手法上的,比如我个人很多作品都是关于信息科技伦理的,创作方法更多会使用编程;物理世界的经典艺术家,他们的创作反映文人精神、手工艺之美,应用是自然的、物理的方法。


Y:你觉得什么样的人才可以跟你一样成为一个或者说被称之为是一个加密艺术家?

T:先不谈“加密艺术家”,这个定义还有许许多多值得商榷的地方。当一个人被称作"值得敬佩的艺术家",当她/他的作品被称作"好的艺术品",往往都是在创作后过了很久才发生的。可能要等我孩子的孩子这一辈儿回过头来去看,才能判定她/他是不是创造出了“艺术品”。那就让我们一起等待后人判定,2021年当代精神生活被什么样的表达方式呈现出来,哪种表达方式最能裨益他们。当谈到是不是“艺术家“,不着急,我们留给后人给出答案。

《媛姐有约》对话宋婷—追番中国公链国民闺女“婷婷养成记”


宋婷


Y:很多人都说NFT快速让区块链破圈,让区块链在一个大众都不排斥且容易懂的范畴内快速火起来,你怎么看待NFT?

T:以欧洲等地为例,疫情让很多中小画廊面临倒闭的风险,大量艺术创作者行动受限。当很多人开始内省隔离环境下人的存在、人的精神和状态。这些都客观助益了NFT的“火”。

关于NFT破圈,我觉得好的坏的都有。好的方面是,我好开心行业大家终于看到了:有趣和美可以是人类很重要的共识。区块链产业内讲究共识,但有些时候我们因为区块链诞生以来最大的应用仍是快捷可信的金融支付,就认为区块链等于金融。而NFT的消费,通过有趣和美,能让大众卸下对区块链一词的偏见,我觉得挺好的。

其次,不能觉得NFT已经破圈了,很多做传统文化商业的能量体对去中心化数据存储没有刚需。他们不需要区块链,只需要数字化,所以我觉得(NFT破圈)路漫漫。

Y:什么是区块链艺术加密艺术的刚需?

T:加密艺术在我心中是世界上第一次以工程师文化为核心的文化运动。如果我们探讨当代艺术,就不能回避时代最尖端的技术,不能回避时代最敏感的问题和重大的事物。因为当代人的精神生活里面绕不开信息科技文化,反映当代生产生活绝对不是泡沫,而是刚需,不是伪需求。


Y:你怎么看待Metaverse元宇宙?

T:这个世界处在人类智能、人工智能、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的四元并立当中,我们有生之年它的浓度会发生变化,但结构不会被打破。所以我认为第一是抓好关键,第二是不要制造冲突。

抓好关键的意思就是当下最核心的东西仍是活生生的人和活生生的人之间的组织关系,以后可能有活生生人和活生生的AI之间的组织关系,组织关系才是关键。Metaverse让大家感受到了虚拟社交的快乐,但它仍是关于人与人的,所以要以人为本。

关于不要制造冲突,我觉得未来5~10年,我们还是不可能放弃物理世界的存在,而完全移植到数字世界去的。所以过程中不能忽视人在物理世界的福祉,希望数字世界和物理世界互相补充,所以不要制造无长远意义的冲突。


Y:你是不少互联网公司的艺术顾问,同时还要进行艺术创作、写小说等等,你如何分配自己的时间?

T:我有时候跟朋友开玩笑,我说我的人生只有两件事,一是创造二是创造共识,包括像我给互联网公司做科技艺术顾问,其实我也是在创造共识。

我始终认为咱们这个行业是产业跑得比学界更快的,只有我了解产业,才能做最好的创作。如果不保持产业触感的话,作品出不来。所以我确实是在产业研究上放很多的时间。同时我才能提供给学界更多的研究材料,让学养深厚的人们群策群力,这样产业才能真正变得更好。

我很幸运在我大多数的时间如果处理得当的话,这些应该是正循环的。当我做好了产业研究,有了自己的理解,可能有一部分转化为我创作的灵感。

怎么分配时间,其实我也做得不够好。我希望能有更多冥想和读书、发呆的时间,帮助我更好切换自己。

Y:加密艺术家、科幻作家、艺术顾问、老师等等社会角色,你最喜哪个身份?喜欢别人怎么称呼你?

T:我有时候不爱叫自己艺术家,我希望自己是一个创造者和一颗崭新的灵魂。

老师这两个字在我心中的分量非常的重,我真正叫老师的人是值得我在灵魂上终身追随的。当我觉得我从里到外都是一个君子的时候,我会开自己的课的。在那之前我不太会。我帮助别人是因为别人需要我的帮助,我多大程度上帮助了他们,他们就有可能引入多少善能量去帮助建设中国NFT行业。

除了创作,我也在不停实践。我不止要写,我要实现它。


Y:最早认识你的时候,你在做开源技术社区,那是你在清华大学读书的时候就开始的,后面去做加密艺术家了,这其中有什么契机吗?是什么牵引着你走向了现在的职业?

T:我觉得这里面有挺重要的两件事。

一个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尝试跟AI协作画画大概是在18年底,画的是大型强子对撞机,19年初的时候,我把这幅画送给了200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Frank Wilczek。他当时跟我说了一长段话,对我影响很深,他说:你要去看那些无法用眼睛看到的事,去解决那些未解之谜,对于特殊的你来说,你要打破科学和艺术的边界,同时要打破理论和实践的边界。

我其实合作过挺多特别棒的做类脑计算、量子计算的科学家。感谢科学家、工程师们。正是这些开发者和科学研究人员的鼓励,给了我很多信心,

第二点挺重要的事就是2019年的上海国际区块链周,PlatON帮助我在现场展出了一个科技艺术装置,那时候我还没有把它铸造成NFT。那件事情让我知道原来在上海国际区块链周去讲科技艺术有这么多人愿意听,也给了我信心。

这些东西,促使我想用画笔当工具去实现对世界的改变。我把自己的工作叫科技文艺复兴,通过很工程的方法,让人们认识到humanity人文学科的价值。咱们从小受到的教育就是关于有趣和美的,结果我们长大之后他说学文没有希望,学文就是成不了大事。我觉得有人文学科背景的人成为时代最好的产品经理之后,这种毫无道理的偏见会被逐渐校正。


Y:我觉得你特别多才多艺,能文能舞,会写代码会写文章,还会民族舞、街舞等等。你在一篇报道里提到说自己特别喜欢选择最难的决定,我想这应该是受原生家庭影响比较多吧?家里人是否支持你现在在做的事?

T:我并不觉得因为我没有在本科选择读纯艺,而是当高考状元去了清华,自己童年起对艺术的品味就是差的,

妈妈真善美

我妈妈会很多语言,也特别爱看书,这确实对我影响不小,因为我妈读书时我愿称之为辽宁李嘉欣,是个“顶流“。真善美本人。


《媛姐有约》对话宋婷—追番中国公链国民闺女“婷婷养成记”


宋婷的母亲


我小的时候,大概4岁,有一天幼儿园放学后回家找妈妈,主卧的门推开,发现妈妈在床上看《汤姆叔叔的小屋》。我觉得那个场景下我妈好美,那个场景很打动我。

我至今都记得我5岁生日的礼物,那时候家里也没有说物质条件那么好,我回到家发现整个客厅地上全都是书,是全套的《十万个为什么》、《二十四史》文言文和白话文版和全套的世界童话,大概100多本书。书里有很多对这个世界的了解方式。爸妈不方便说的、没时间说的,就通过这种方式和我传达。

舅舅舅妈是启蒙老师

我在家受我舅舅舅妈的影响也蛮多,因为他们是中文系的大学老师,所以在其他小朋友还在读注音读物的时候,我就在读他们写的书了。认字儿早一点。我舅舅在我7岁的时候对我说:婷婷,你一定不要给自己只立关于钱的目标,以后也是这样。如果你立关于钱的目标,当你实现了它,你会发现自己一无所有。

小时候舅舅舅妈会定期给我带名人传记读,茨维格的《人类群星闪耀时》之类的,他们说:你要知道一个伟大的人在你这个年纪可能经历过什么,在艰难的情况下,他又是如何选择的。

中国首拍的NFT艺术品《牡丹亭 Rêve》的来由和我的童年也有关系。我的启蒙读物之一是舅舅为我表姐和我出版的一套少儿成语大百科。他在序里面说:我希望我的女儿和其他的孩子,能够在识字启蒙阶段,不要对成语和传统文化感到害怕,我希望他们快乐了解这些知识,同时也不要只看到这个成语本身,要看到它更深刻的内涵。

我从小就特别刚,虽然我是我爸爸妈妈家同辈小孩子里面最小的,但是从小哥哥姐姐舅舅妈都半开玩笑叫我两个字"婷姐"。我从上哪个小学开始就是我自己定的,幼儿园时期就有些自己的独立想法,希望自己做主自己的生活。

我过生日的时候,我爸妈还是谁帮我拼了一个图片,我和助理开玩笑说这个图片很好地反映了我小时候的生活,而我现在的生活没有发生一点变化,这个图片里主要是电脑创作、跳舞、讲话。

《媛姐有约》对话宋婷—追番中国公链国民闺女“婷婷养成记”


宋婷小时候的生活状态

家庭和创作

幼儿园时,有一次我跟我爸说选班长的事。幼儿园班长会负责在中午吃饭的时候给大家分勺子。他说如果你做班长,你去分这个勺子,分得比其他小朋友更好、更公允,当老师问谁要竞选班长时,你举起手来,就并不是为了自己。后来我一直当班长到大学毕业。

但是爸爸也超严格,他有英雄情节,有理想主义的一面,他真的相信人到最终是靠价值观在做事。

今年初有个记者采访我,问我第一次不回家过年是什么时候?我说我第一次不回家是去斯坦福做一个项目,当时我在飞机上下棋,因为从小我就跟我爸一起下棋,我发现我很快就把棋类的游戏给打通关了。那一瞬间我意识到如果爸爸坐在我面前,他也下不过我了,我觉得他老了,心态还挺复杂的。

我第一次不回家过年的时候,在飞机上看到窗外大朵的云彩,我就反复想起我奶奶去世前留给我的最后一句话,她说:小婷将来长大之后,学知识学文化去留洋,回来建设祖国。后来我有很多次过年是在其他国家,说英语或者说其他语言,有时候我会想起爷爷奶奶对我说的话,他们真的是太忠诚淳朴善良了。

我20岁生日的时候,我妈给我写了一些期待:Be a real lady,成为一个经济自由、正直 、思想独立的人;我爸给我写了一封长信,结尾引了一首蛮有名的诗: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埋骨何须桑梓地,人生无处不青山。

我一直都比较有主见。读本科时候也去了一些发展中国家做公益。

《媛姐有约》对话宋婷—追番中国公链国民闺女“婷婷养成记”


《媛姐有约》对话宋婷—追番中国公链国民闺女“婷婷养成记”


《媛姐有约》对话宋婷—追番中国公链国民闺女“婷婷养成记”


宋婷在非洲做公益


当我跟国际加密艺术家在闲聊时,大家很多都在画西方的比如漫威大片这种科幻插画,我也可以画,估计市场也挺好,但是一直画着那个东西的真的是我吗?

当我跟国际加密艺术家在闲聊时,大家很多都在画西方的比如漫威大片这种科幻插画,我也可以画,估计市场也挺好,但是一直画着那个东西的真的是我吗?

我在知乎的线下展览里面有一件叫《钢的琴》的NFT是关于我童年。每一次我在国外过春节的时候,我就会反复想起东北我们家祖宅面前一望无尽的荒芜的平原,地里面有枯黄的苞米杆,辽河结冰,冰的颜色并不梦幻,它是灰色的,上面有一些很寥落的枯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有没南迁的小小鸟,爱我的所有的长辈(爷爷奶奶姥姥姥爷)都已经离开人世了,都是天上的星星了,但就是这股真正的忠诚纯朴和善良,在比飞机航道更高的地方,在很深邃的星空里面远远的看着我。我觉得我血液里面有钢的琴。东北老工业基地钢的形态就就在那,挥之不去。这个东西为什么不能成为加密艺术内容呢?我就是一个北方女孩。这些东西是非常个人色彩的。很多人做当代艺术创作,会从自己内心去寻找力量,那我为什么不能从自己内心去寻找力量?

存在的创造。做最难的事,做存在的创作。


Y:到目前为止,你在做艺术创作的过程中,有没有什么特别特别开心和比如说特别让你难过沮丧的事情?

T:我来分享几件开心的事,但不是最高兴。我经常挺开心,但很少超级开心。

我很开心我跟以太坊中国的联名NFT是关于扎染的,大年三十那天超过千名以太坊国际开发者觉得我的NFT有意思,也进入了decentraland答题希望获得。

我也很开心刚与TME和WWF合作了张云雷、焦迈奇、乃万、陈婧霏四位音乐人的歌曲封面。有一些00后的弟弟妹妹私信我说,非常想拿它当头像当壁纸。能为小朋友、开发者和开源社区做事情我就很开心。

比较难过的事情还好。没有挫折成长不了。我觉得我的人生是个正剧,不是喜剧,有点坎儿,就得克服它,这就是修行的一部分。人生一定都是守恒的,我得到了很多同时我也失去了很多。


Y:你遇到那些特别难过、黑暗的事情,怎样去做心理疏导和排解的?

T:我是一个自己给自己很大压力的人,我很少见到别人给自己的压力,像我给自己这么大。我觉得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没有人卷我自己卷我自己。

我要感谢我的助理润欣同学,她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人,她之后可能会用艺名叫阿喵喵。她在1月份的时候给我报了一个冥想课,就是不要抑郁的,她就是说你今年好好把事做了,然后健健康康的平平安安别抑郁咱就胜利了。那个课,持续21天,每天上午10分钟的冥想,晚上要书写情绪。在冥想课之前,我做非医用心理测试抑郁指数很高,冥想之后降下来不少。

我如果只是为了我自己,今天不会选择这么难这么累的路。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开源精神是我的土壤。如果它不存在了,我这个人也就不存在了。


Y:所以刚才说的最高兴的事算是你的“高光时刻”么?

T:我人生最闪亮的时刻……可能是我在联合国第23届气候变化大会的现场,遇到一个气质特别好的白发老爷爷,和他聊了近一个小时后,突然他问我“Ting,do you have any chance to deliver a speech, solo speech?”我说没有,随后他就对我说你来做个演讲吧,他是UNESCO在气候变化板块的Co-Chairman。

另外,我可能也是我所有小语种老师的骄傲,我东南亚小语种的老师都私信跟我说过婷是我idol。那年我学了几周印尼语后,在新加坡樟宜机场转机,一个印尼家庭用印尼语问我路,我马上用印尼语指了路,反应非常敏捷。这是我引以为傲的高光时刻,一发入魂,很帅。

我还跳了清华大学好几年学生节开场舞,这个光挺高,好几米呢,哈哈。在清华大学蒙民伟楼也跳过一小段朝鲜族独舞。

《媛姐有约》对话宋婷—追番中国公链国民闺女“婷婷养成记”


宋婷跳朝鲜族独舞


Y:你最近的作品,女娲,我特别喜欢。讲的是一个虚拟世界中的你,那个作品是有什么灵感来源吗?

T:我我从第一天出版科幻和我第一天做NFT起,我的世界观都是一致的,我的设定就是婷婷宇宙。

女娲是用我的算力幻想几何学作为dataset去训练的AI版本的我,所以她说话特别哲学。我觉得以后,metaverse里面会有AI人和AI人的宝宝,还有物理世界移植过去的人。我认为预测未来的最好方法是实现它。做女娲是想说是可以调动智能合约,做一些比较酷的加密艺术,而非只有浅层附着的一种可能。


Y:近期创作方向?对自己创作未来有什么规划?

T:今年我有几个系列,近期的创作有一个是我的Non-Fungible系列。虽然NFT的概念是Non-Fungible Token,但是如果出产理念静止的科幻插画,可能我并不认为这是Non-Fungible。它只是看上去不一样而已,本质是一样的,这不太是我想追求的。我想做一个比如说漆艺,要手工要上千次打磨才能做出来图案;比如说扎染,每一次下染缸染之后把皮筋拆掉再晾晒这样的东西,它不可能有一模一样的作品的视觉呈现。他们是一个创作者不可替代的心血和生命。我想做一个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Non-Fungible系列,之后会放到区块链上“Ting Song Museum”进行展出。

第二个是我和索菲亚(世界上第一个有AI公民身份的机器人)合作的叫《意识之舞》的联名作品,分成三部分:第一部分关于书法、第二部分关于舞蹈、第三部分关于冥想。

这个系列我想好好把它打磨一下,我希望有些好玩的作品能够做出来,想创造有讨论的意义的碳基和硅基的对话。

未来,我希望自己做一些能推动信息科技伦理和哲学的探讨再往前一步的事,这是我中长期对自己的期许。

比如我做的《牡丹亭Rêve 》是人与AI的沉浸式戏剧,想突出在当下人性和“身体性”的关系、是在探讨爱,我和索菲亚的联名的书法也是关于爱的。我想让大家在2021年去重新思考到底什么是humanity。

咱们信息科技产业和区块链产业的节奏其实非常快,很多人会失去对爱的铭感感知,我不是说这个不好。但如果能更多地打开心扉体会——爱,有可能会变得更舒适,但也不是绝对的。我就是很希望快节奏发展的行业里有能让大家慢下来的东西。


Y:对想要进入这个行业的人有什么忠告吗?或者说想要自学可以去哪里?

T:进入前,可能得仔细问问自己是不是真正认可区块链的技术理念和其技术理念衍生的哲学,把中本聪论文读一读,读完之后看看是不是被打动了,如果被打动了,再往下谈。

如果是兼职做一些区块链艺术创作的话,大家可以去搜NFT存证的技术教程,去Opensea就可以,不难。如果想创作一些代码驱动、代码表达的作品,学编程就好。

如果和区块链技术和开源社区精神没有共鸣的话,可能还是别全职进入这个行业了。而如果区块链的跨学科创新思想能够让你产生更多创作灵感的话,我觉得很棒。

我愿意帮助每一个真心想做加密艺术的同学,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找到我。


Y;如果邀请一些你身边的好朋友也来参加我们这个区块链巅峰人物访谈,可以给我们推荐几个吗?

T:提到“巅峰”可能会想到SBF(还不属于“朋友”哈哈)。身边朋友里,会有曹寅老师(数字文艺复兴基金会董事总经理)、秦青总(腾讯云区块链生态产品总监)。


彩蛋:

Y:对自己作为“加密艺术家”的人生有什么规划吗?

T:以颤抖之身追赶,怀敬畏之心挑战。做自己心中的世界首席。


Y:你最喜欢的艺术家?最希望合作的艺术家?

最近非常希望合作黑暗电音音乐人DJ:Anti-General和李化禹。

最喜欢的艺术家是Banksy。如果把“艺术”理解为大类,最喜欢的哲学家是克尔凯郭尔,最喜欢的作曲家是肖斯塔科维奇。最喜欢的作家是海明威,曹雪芹和李碧华。

如果是纯艺的话,还非常喜欢小众艺术家恺撒尔·多梅拉 。我当年在蓬皮杜看他的展品那一瞬间灵魂被击中了,我认为他作品有神性。


Y:从毕业到工作是否有什么重要的人、事给你启发,让你成为现在的你?

T:

重要的人

有的。一路以来很多长辈、老师、同行者给了我非常大的感动,这种善的能量让我在面对挫折时也有温暖的能量来源。人生没有一帆风顺的,但我一想到有那么多爱过我的、期待着我的人们,他们一定希望他们守护的玫瑰开心地盛放在阳光底下。想到这一点,再大的闪电和滂沱大雨我都不应害怕,要尽可能自信阳光快乐地迎接每一天。

有两段对话让我特别感动,一是我和我一位藏家的对话,他间接对中国区块链产业发展做出了非常大贡献。我问他:有没有觉得数字工业驱动下的信息科技产业正在压抑人的灵性?他说:婷婷,这个问题既复杂又简单。这个问题还没有走向终点,还没被回答完全。因为你就是答案,你要成为答案。

还有一个中国科技投资界非常重要的长辈,他问我:婷婷,上天给了你如此多如此高的天赋,它从你身上夺走了什么?听完我觉得眼泪都快下来了。

重要的事

今年嘉德春拍上有中国大陆首个被严肃艺术拍卖行拍卖的NFT作品。我一位朋友跟我说,交完费、领完号牌从收银处回过头,看到的那面墙上写了很多拍卖的注意事项。左下角有个非常厚的一条,就是说宋婷的《牡丹亭Rêve 》存在关键的需要注意的事项。这个进程中,说实话我仍旧感受到了传统艺术学界和产业界的善意。

预展时我的作品旁就是邬建安老师的作品。我心情非常复杂。我大二时微信头像就是我在邬建安老师作品旁边的合影。但现在我作品就放在他旁边。我觉得我做得还不够,我离厚德载物的艺术大家们还差太多。

另外我的作品是整个当代艺术夜场的最后一件,象征着艺术从经典走向未来。如果走上这条路,不能回头,我希望审慎地看待自己和自己背后技术社区原生理念的能量,不辜负,也不会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

《媛姐有约》对话宋婷—追番中国公链国民闺女“婷婷养成记”


宋婷嘉德春拍作品《牡丹亭Rêve 》注意事项

我还有挺感动的事情。大概三个月前当我基本确认中国NFT首拍是我的作品的时候,我有点恍惚地和我助理说,这一次我好像真的是在改变世界,她说你是的。后来因为嘉德的预展要开幕了,我助理居然去旅游了,我说我这大日子你都不来见证吗?她说我们以后有的是大日子。二是有一些大的藏家,他们会被问NFT是不是艺术品,他们的回答是:婷婷的NFT是艺术品。谢谢大家的支持!我会好好努力的!


Y:对未来伴侣有什么期许吗?择偶标准是什么?

T:单眼皮(内双也行),善良,有责任心。善良是很高贵的一种素质。在很难的重压下,还能够尽可能善良和有责任心。如果做到的话,我觉得很值得人敬佩。也不一定要跟我很像,但如果他跟我像也挺好的。


————————————


《媛姐有约》由安珀资本Amplio Capital特别支持。

感谢合作媒体:链闻 、金色财经、链得得 、火星财经 、博链财经 、PANews 对本栏目的对大力支持。本栏目音视频版及更多彩蛋可以在喜马拉雅FM、bilibili、腾讯视频、爱奇艺、抖音、快手、视频号媛姐有约观看收听。

栏目联系:媛姐有约(微博)

声明: 博链财经网站和App所发布的内容,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微信公众号:boliancaijing。
广告

媛姐有约

对话区块链巅峰人物,探索加密行业脉搏。区块链深度访谈栏目≤媛姐有约≥,由安珀资本Amplio Capital特别支持。

1 篇 作品
544 总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