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链财经

Telegram旗下区块链项目TON最终还是倒下了,散户手里的GRAM期货该怎么办?

boliancaijing 2020-05-13 11:25 555

我并不是在为自由而战,而是在用自己的存在证明,自由并未消失。

文 | 王也 编辑 | 郝方舟 出品 | Odaily星球日报(ID:o-daily)

当大家还在寻找比特币减半后新故事的时候,Telegram 突然传来噩耗,宣布关闭旗下区块链项目 TON,让币圈扼腕叹息。

TON最终还是倒下了,散户手里的GRAM期货该怎么办?

北京时间 5 月 13 日凌晨,Telegram 创始人兼 CEO Pavel Durov 在 Telegram 上悲壮地宣布了这一消息:“在过去 2 年半的时间,我们耗费了大量人力和精力研究区块链的底层技术,在速度、可扩展性等性能方面远远超过了比特币和以太坊网络。我为 TON 今天所取得的进展感到非常骄傲和自豪,但是现在因为受到美国法院的干涉,我们不得不宣布关闭 TON。”

崇尚隐私至上的 Durov 曾在其自传里写道:“我并不是在为自由而战,而是在用自己的存在证明自由并未消失。” Durov 是一个反权威的叛逆者,致力于数字隐私的建设与维护,曾因强硬拒绝俄罗斯政府查看 Telegram 中聊天内容的要求,遭到了政府的封杀。

这一次,Durov 引以为傲的“第五代区块链”TON 则屡遭美国监管的“堵路”。

Durov 在给投资者的信中解释了美国法院之所以禁止 TON,是由于不允许 TON 将其代币 GRAM 售卖给美国乃至全球的任何投资者,“美国法院不允许投资者像买卖比特币一样买卖 GRAM,更为荒谬地是,美国法院不仅禁止在美国售卖GRAM,甚至禁止 GRAM 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售卖。”

因为美国法院认为即使 GRAM 不公开在美国售卖,但是一旦等到 TON 主网正式上线,美国的投资者们还是可以想尽各种办法参与 GRAM,为了阻止这种局面的出现,美国法院索性禁止 GRAM 在全球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进售卖,即使是那些认可 TON 和 GRAM 的国家。

Telegram深陷与SEC的法律纠纷

自去年 10 月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起诉 TON 以来,Telegram 一直深陷与 SEC 的法律纠纷。

2017 年,Telegram 在无偿运行了 5 年后,发起了区块链项目 TON,希望建立一个对标以太坊的底层区块链操作系统,并在 2018 年年初私募融资到 17 亿美元,资方包括红杉资本、Benchmark、KPCB 在内的顶级风投和国际投资机构。TON 也成为了区块链领域第二大融资项目。

2019 年 10 月,当一切准备就绪,TON 主网正要上线之际,SEC 给了 TON 当头一棒。SEC 突然宣布对 TON 的一项诉讼,对参与其代币 GRAM 私募的两家离岸实体提起“紧急行动并获得临时限制令”,并将 GRAM 描述为“在线非法数字资产证券销售”,并表示,如果 Telegram 继续售卖 GRAM,那么监管机构将判定该行为属于违法行为。

在 SEC 的视角里,所有的 1CO 相关活动如果涉及到美国用户,不能出现通过信息差让后期投资者给前期投资者接盘的情况,否则,将被视为是证券属性。甚至,SEC 认为 Telegram 是因为现金短缺无法支付服务器费用而销售代币,实为替代股权融资。

针对 SEC 紧急叫停 TON 一事,Telegram 第二天就提出反诉。上诉书指出,SEC 的紧急禁令是毫无根据的,要求联邦法院拒绝监管机构要求采取措施的动议。Telegram 还辩称,其即将推出的 GRAM 代币不是证券,SEC 不应强迫其出示有关 TON 项目的文件和 1CO 的数据。

此外,Telegram 在给投资者的一封信中表示,对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选择对其代币交易提起诉讼感到惊讶和失望,并声称自己“在过去18个月里”一直试图与 SEC 交涉。

但是,对于 Telegram 的上诉,SEC 并没有让步,并决定在 2020 年 2 月专门举办听证会来梳理此案。

而对于投资者这边,Telegram 根据投资者们的反馈,将 TON 的主网上线时间推迟到了 2020 年 4 月 30 日。

在准备 SEC 听证会的期间内,Telegram 还发布了 TON 的新版白皮书,介绍了新共识协议 Catchain。

今年 2 月 19 日,纽约南区美国地方法院再次针对 Telegram 发币一事举行了听证会。听证会很大程度上围绕着“数字资产 GRAM 是否属于证券”、“在 TON 主网正式启动之后它还是证券吗”等问题展开。

在听证会上,Telegram 律师 Alexander Drylewski 称,SEC 的 Howey 测试不适用于数字资产,GRAM 在 TON 主网启动后将不再是证券。

但SEC依旧保持先前观点,他们认为 Telegram 从投资者那里为 TON 筹集的 17 亿美元是发行了一项未在 SEC 注册的证券,并不符合美国证券法 Reg D 标准(Odaily星球日报注:Reg D是早期公司筹集资金的传统途径,前提条件是所有投资者均为合格投资者),因此是非法的。

最后,法官 Castel 保留了 SEC 对 Telegram 的 TON 初步禁令,并向 Telegram 律师 Drylewski 保证,该案将在 4 月 30 日之前作出判决。

Telegram将向投资者退赔12.24亿美元

今年 4 月 29 日,Telegram 向其投资者发送了一封公开信,公开信显示,Telegram 将第二次推迟其区块链项目 TON 的发布,新的上线日期暂定为 2021 年 4 月。

Telegram 还在信中表示,如果投资者不同意推迟主网上线时间,要求退款,Telegram 将返还 72% 的投资额,即 12.24亿美元,这是 TON 在去年 10 月首次推迟主网上线时间时与投资者商定好的内容。

但是,Telegram 一直都是个免费产品,至今未盈利。Durov 每个月还得自掏腰包,拿出 100 万美元来维持运营。据媒体报道,Telegram 的业务始终处于烧钱状态,运维资金来源主要依靠 Durov 在其他业务盈利所得,以及融资。

一旦此次所有投资者均选择“割肉”退出项目,拿回 72% 的投资,Telegram 或许会产生兑付困难。

不过,Telegram 为投资者提供了一种替代选择,投资者现可将其投资借贷给 Telegram,投资者将在 2021 年 4 月 30 日前获得其原始投资的 110%。简单理解就是,用 1 年时间换 10% 的利息。

如果投资者均选择等待一年退出项目,Telegram 则必须在 2021 年 4 月 30 日之前向投资者支付大约 18.7 亿美元的本金和利息。根据 Telegram 白皮书,至 2021 年 4 月,Telegram 大约会在项目开发上消耗掉 3 亿美元左右的募资额,所以到 2021 年 4 月,Telegram 团队应该还剩余 14 亿美元的募资额。到明年4月支付投资者本金和利息之时,Telegram 将产生大约 4.7 亿美元的资金缺口。

没营收的 Telegram 补得上这么大的缺口么?

你买的GRAM期货能退吗?

除了对 TON 的关闭“精神上”表示惋惜外,更关注“切身利益”的则是那些已在交易所购买了 GRAM 期货的散户投资者们。

一大早,这些投资者就开始在 TON 官方社群中讨论交易所是否会退款?甚至有一些投资者已经组建了维权群,准备去交易所门口蹲点维权。

TON最终还是倒下了,散户手里的GRAM期货该怎么办?

图片来源于:TON中文社区 1群

投资者曾对明星项目 TON 抱有期望和狂热,加上早期投资人 50% 折扣的购入价格,催生出了一个繁荣的 GRAM 期货市场。

TON 刚宣布上线时,很多交易所就通过 IOU(由交易所而非链上记账)的方式率先上线了 GRAM 期货,有些交易所是与GRAM的私募投资者合作发售,有些是自购式转让发售。

IOU全称“I owe you”,意为“我欠你的”,交易所通过这种形式发售暂时没有上线代币的期货,并且承诺该项目上线后交付真实的代币,简而言之,IOU 相当于一份靠交易所名誉担保的欠条。在真实代币上线之前,IOU 只能在该交易所内盘交易,通常无法进行充提,而且缺乏交易深度,所以这些交易所的 GRAM 价格也就不具实际参考意义。

TON 官方社群中的很多投资者在 2018 年就开始买入 GRAM 期货了,王文军(化名)在 Lbank 交易所曾以 1 美元的单价买入 1 万枚 GRAM 期货,现在 GRAM 期货在 Lbank 的报价为 0.1 USDT,资产直接缩水 10 倍。

下面是 Odaily星球日报盘点的已“上架” GRAM 的交易所:

TON最终还是倒下了,散户手里的GRAM期货该怎么办?

制图:Odaily星球日报

但是,随着 TON 的关闭,交易所无法向投资人交付真实的 GRAM 代币。之前购买了 GRAM 期货的投资者们不禁开始担心自己的钱要不回来。

Odaily星球日报联系了 2018 年就早早上线 GRAM 期货的 LBank 交易所,询问其应对措施,Lbank 回复道:我们也很震惊这个消息,正在沟通最优解,一定会给用户一个最优解决方案。其他几家交易所也尚未公布解决方案,Odaily星球日报将持续关注他们对此事的回应。

声明: 博链财经网站和App所发布的内容,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微信公众号:boliancaijing。

boliancaijing

财经视角,解读区块链。

507 篇 作品
21.33W 总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