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链财经

“N号房”启示录

DCLUB 2020-04-06 13:49 1418

发展似乎是在重复以往的阶段,但它是以另一种方式重复,是在更高的基础上重复。

ETH,目前价值约120万美元,但他的大部分付款都是以XMR交易的。与其他加密货币不同,第三方几乎不可能追踪XMR支付。如果没有赵主彬的合作,就连他收到多少钱也无从得知。


“N号房”启示录配图(3)


从博士房开始有名气的去年起,狡兔三窟的主犯们更是在招募收费会员时,为了混淆警察的调查,规避调查机关追查,采用“混合和翻滚”(mixing and tumbling)手法将加密货币分数千次分分合合,提供假的加密货币钱包地址,而实际地址只向被验证的人一对一验证后公开。

据悉,犯罪人员拥有加密货币钱包513个,其中,国内301个、国外80个、个人132个共计513个钱包向该钱包存入了8825以太坊在“博士房”公开的个人加密货币钱包地址账户共有3个,其中一个账户中金额高达32亿韩元(约1839万元人民币)。


“N号房”启示录配图(4)


数据分析公司Cryptoquant有关人员说:“谁的钱包转账规模增大,可察觉采用规避跟踪的手法。从去年以来的资金流来看,可能还存在尚未被发现的其他钱包。

“N号房”事件发生与韩国加密货币市场的高成熟度联系紧密,全民炒币的普及更是为此提供了养料。


自2008年10月,中本聪发布比特币白皮书至2020年1⽉5⽇,全球数字货币市场共有数字货币4993种,总市值共计1997.68亿美元。与2019年年初的1257.08亿美元的总市值相⽐,整个数字货币市场上涨了740.6亿美元,同比上涨58.91%。


“N号房”启示录配图(5)


然而金融创新髙歌猛进的同时,一方面因为技术本身的特性及缺陷,一方面因为监管的滞后与不足,金融风险如影随形,金融案件如期而至。数字货币成为不法分子犯罪的温床,黑客攻击、勒索敲诈、洗钱等非法犯罪案件频发。

数字货币非法犯罪的猖獗,很大程度上归因于数字货币本身的风险漏洞。例如非对称加密算法是比特币构建信任体系的基石,实现了比特币交易投资的匿名性,保护了客户的隐私,但同时也带来难以实现客户身份识别,交易追查难度大等问题。

数字加密货币因为具有匿名性,所以自出生起其基因里便有非法、灰色交易的可能性。无论是本次的“N号房”事件,还是早期的“丝绸之路”暗网,客观上都无法否认加密数字货币为恐怖融资提供了助力,也被用来绕开资本管制。

所以,数字加密货币市场不仅需要再流通环节进行监督,还应在二级市场加大监管措施:

1.针对交易所、钱包等机构提出反洗钱、反恐融资等要求,了解自己的客户;

2.对数字加密货币交易征税

3.对投资者有适当的门槛

4.打击欺诈行为和市场操纵

5.重中之重便是大力监管加密数字货币与法币的兑换环节。

由于加密数字货币是跨越国境的,投机活动也是全球性的,所以此领域的监管需要加强全球协调,只要存在类似日本这样对加密数字货币交易宽容的国家,就会为非法交易提供“通道”。

唯一令人欣慰的是,面临恶性事件,火币、币安和Kucoin等纷纷站出表示愿积极协助韩国监察机关积极协助调查。

当然监管不足的缺失会促成案件的发生,严重的案件一方面形成市场恐慌,增大卖方市场,使得数字货币价格下跌,挤压市场泡沫;另一方面会加大监管预期,促进形成监管共识,最终促成监管制度的出台,进一步挤压泡沫净化市场。

即使加密数字货币市场还面临许多挑战,但其价值还是毋庸置疑的,随着“犯罪发生——市场震荡——认识与反思——监管调整与出台——下一次犯罪发生——...”将形成螺旋前进发展的形式。面对未来,我们应该乐观,亦如列宁所言:“发展似乎是在重复以往的阶段,但它是以另一种方式重复,是在更高的基础上重复。”  


扫码关注DCLUB公众号

转载添加小编微信:DCLUB123

声明: 博链财经网站和App所发布的内容,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微信公众号:boliancaijing。

DCLUB

——

19 篇 作品
2.95W 总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