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链财经

多地监管亮剑 虚拟货币交易所开启“分布式办公”

boliancaijing 2020-01-18 10:15 224

众多虚拟货币交易所,将实体公司注册在海外,运营团队则安排在国内。

近期,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监管部门,集中对虚拟货币交易所“亮剑”排查,涉及到的中小交易所被责令关停。面对监管部门的“亮剑”,众多交易所解散、失联。BISS(币市)交易所涉嫌非法集资被北京警方立案查处;Bithumb Global、Biger已停止了中国内地IP地址的访问;而GGBTC、牛顿、Mgex、Bibit和IDAX等交易所则疑似失联。

区块链原本是一个分布式的记账系统,是相对于中心化记账体统而言。但在监管的密集排查之下,《中国经营报》记者注意到,一些虚拟货币交易所选择了“分布式办公”。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肖飒告诉记者,“对于交易所而言,不论在哪个国家开设虚拟货币交易所,只要在中国进行宣传、路演,诱导中国老百姓炒币,就触犯了相关的法律规定。”

交易所陆续被出清

记者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律师处了解到,“BISS已经被正式立案调查,这种案子按照公诉流程,一般得经过1~2年才会有初步结果。参与这件事情的涉案人员都要抓,这种案子都是窝案。”

BISS一离职员工告诉记者,BISS所有非涉事人员都已经离职,部分员工离开了“币圈”,回到了互联网行业。该名员工还透露,将来BISS可能会淡化出币圈。

区块链数据网站非小号官方公告显示,非小号已于2019年11月12日下架了GGBTC、牛顿、Mgex和Bibit四个交易所的相关数据,原因在于自2019年11月6日起三个工作日内,无法与交易所官方团队取得联系。

GGBTC官方微博在2019年11月22日发布公告称,为保证服务器的运行稳定和服务器质量,GGBTC所有服务器将于2019年11月22日进行停机维护。但2019年11月29日,GGBTC发布了一条上币宣传海报后,再无更新。

记者登录GGBTC官方网站看到,该网站已经停止了维护,除包括比特币在内的几个主流币种外,其他虚拟币几乎都跌破了发行价格,其中一个名为DEFI的虚拟币,从最高0.107美元跌到了0.029美元,最高跌幅达73%。

GGBTC离职人员赵宇(化名)向记者透露,“GGBTC之所以停止运营,除了监管方面的原因,主要还是因为用户无法提币,且当时平台币没有翻倍。公司不盈利,已经运营不下去了,没有钱给员工发工资。”

据财经网报道,有多位该交易平台用户表示,GGBTC交易所无法提现,大量用户资产无法取回。

而就“GGBTC交易所跑路”一事,赵宇告诉记者,“作为一名前员工,定义为跑路没有错,因为确实老板和公司没办法赔偿用户的利益。但如果说老板不负责任跑路,我会反驳一下,其实老板也想找一些资金补偿给用户,但具体填补多大的坑,我不清楚。”

公开消息显示,GGBTC是2019年年初成立的一家虚拟货币交易所,曾获得比升资本、共识实验室、辉客资本、卓越资本、山水资本、洞察资本等多家机构联合投资。

据赵宇透露,GGBTC在“出事”前,曾尝试在新加坡等国家申请交易所金融牌照,但海外牌照问题还没解决,交易所就先出了问题。

虚拟货币交易所的“藏身之技”

基于区块链这一分布式的记账系统,一些虚拟货币交易所开始采取“分布式办公”。

张海洋(化名)就在一家二线虚拟货币交易所工作。“自从交易所面临新一轮的清查后,我们也开始采取分布式办公,技术团队分布在一个城市,其他团队分布在另外的几个城市,团队采用线上沟通方式。”

目前,该交易所已经将业务重心放在海外,重点针对海外用户。“我们也上国内项目,但不上虚假项目。”张海洋这样定义审核规则,“项目白皮书中披露的团队、私募信息一定要真实,虚假项目我们不上。”

采用分布式办公的,不止张海洋所在的一家交易所。

李纯(化名)最近加入一家同样规模的二线虚拟货币交易所,她所在的办公地点只是公司其中一个半公开的办公地点。之所以半公开,是因为仅对投资人和部分大户开放,对外则是保密状态。

李纯还透露:“我们在全国多个城市都有办公地点,北京这边有两个,但办公地址我也不清楚,公司的人不会刻意跟你讲。”

张海洋告诉记者,“现在很多交易所,除了开发团队,其他部门都是分布式办公,主要原因也是因为目前监管部门对虚拟货币交易所的清查。”

实际上,在币圈,张海洋和李纯们工作的这些虚拟货币交易所采用的“分布式办公”模式,由Biance(币安)交易所首创,只是近期越来越成为国内虚拟货币交易所的主流办公方式。

公开资料显示,币安在全球有600多人的团队,虽然团队规模并不算大,但员工来自全球30多个国家和地区,所管辖的用户却分布在全球180多个国家和地区。其联合创始人何一曾公开表示,“币安在全球四十几个国家和地区都有同事在,从前大家都是在家办公,有些在同一个城市的小伙伴聚到一块,在咖啡厅或者 Wework 办公而已。分布式办公的优点是可以处理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的用户需求。”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自2019年11月份开始,为躲避监管部门的清查,一些虚拟货币交易所,已经把运营、市场、财务团队转到国外,只把技术团队留在国内。同时,有的虚拟货币交易所还会将市场、运营、开发等不同的部门安排在不同的城市办公,甚至在家办公。

业内人士指出,面对监管部门的排查整治,集中化办公的交易所,很容易被“一锅端”。为了躲避排查,分布式办公被一些中小虚拟货币交易所采用。众多虚拟货币交易所,将实体公司注册在海外,运营团队则安排在国内。

虚拟货币监管全球化

“不论在哪个国家开设虚拟货币交易所,只要在中国进行宣传、路演,诱导中国老百姓炒币,就触犯了相关法律规定。”肖飒告诉记者,“对于‘诱引’这个定义,目前比较宽泛,但如果宣传发币项目,可能会打擦边球,但直接宣传币价涨幅以及收益性,就明确触犯了法律规定。”

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局长霍学文日前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虚拟币监管不存在是否更严格,只会更严格,北京金融局对于发币行为“零容忍”,发现一起、打击一起。虚拟货币不能够、也不得作为法定数字货币,中国只有人民银行才能推出法定数字货币。“不论任何人以任何伪装,只要在国内发行、销售、交易虚拟币就是违法。同时,交易所只要涉嫌把币传销给国内,以及通过各种渠道引诱投资者投资虚拟币都属违法。”

虚拟货币监管,是全球化趋势。就海外而言,美国和日本是对虚拟货币监管相对严格的两个国家。

在美国,比特币被定义为数字货币,以太坊属于证券型代币还是数字货币,尚在争议中。但其他基于ICO/IEO(首次代币发行/首次交易发行)的代币,必须要向SEC申请,否则将会涉嫌非法证券发型而被处罚。换言之,除了比特币和以太坊之外基于ICO/IEO发行的代币,都被定义为证券型代币(security token)。

2017年6月至2018年6月,EOS开发公司Block.one通过ICO形式在全球发售9亿枚代币,募集价值42亿美元的数字资产。2019年9月30日,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对其进行2400万美元罚款。

日本对虚拟货币监管最为严格。在日本,日本金融厅严格禁止ICO行为,开设虚拟货币交易所,除要具备衍生品交易牌照和金融牌照外,还要定期接受地方金融局的合规性检查。

合规检查主要基于严格的KYC,以保护用户隐私,防范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但不论在美国还是在日本,开设虚拟货币交易所,都需执照经营,遵循KYC要求。

国际上,有一个名为FATF的反恐怖主义融资反洗钱国际组织,近年开始注意虚拟货币交易涉及到的洗钱和恐怖主义融资行为,并制定相关监管指导框架。值得注意的是,本届FATF的轮值主席由中国担任,同时,中国作为成员国,也会对FATF提出的反恐怖主义融资、反法洗钱指导框架负责。

全球范围内,各国对虚拟货币的监管,日趋严格。违法或非法运营的交易所生存空间将越来越小。

根据数据网站DeadCoins收录,2017年9月至今,“死亡”的虚拟币项目总计1840个,其中诈骗和跑路项目,在2018年和2019年分别有58%和55%。

这些“死去”的虚拟币,曾在全球数百个大大小小的虚拟交易所里流通。

2019年上半年,兴起一波IEO潮,吸引了大量投机者入场。IEO即首次交易发行,是指以交易所为核心发行代币;代币跳过ICO这步,直接上线交易所。根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Biance、OKEx、Kucoin、MXC、Gate.io等在内的多家交易所,2019年IEO项目总数超过85个,其中不乏上线即破发的虚拟币,甚至有些虚拟币已跌破发行价格。

来源:中国经营报

作者:郑恩福 何莎莎

声明: 博链财经网站和App所发布的内容,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微信公众号:boliancaijing。

boliancaijing

财经视角,解读区块链。

464 篇 作品
14.58W 总阅读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