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LO:用区块链重塑跨境支付网络

2019-08-14 11:57:13    来源:博链财经 分享    

目前,东南亚地区金融行业尚不发达,存在银行网点稀少、银行卡普及率低等问题,甚至许多人距离最近的银行网点也需要20公里以上。

此外,东南亚各国劳动力的跨国流动频繁,跨境转账需求旺盛,但针对低收入群体的小额跨境转账费用高昂、延时较长。区块链技术的运用或可改变这种现状。

image

来自泰国区块链项目VELO, 致力于降低跨境转账的成本,创办的宗旨是希望能够创建未来的金融网络,目前,作为泰国正大集团家族的一员,该项目也获得了Stellar的支持,其中VELO董事长兼联合创始人Chatchaval Jiaravanon 即为泰国正大集团的成员。

VELO副总裁兼联合创始人Tridbodi Arunanondchai (”Beam“)则是一名投身于数字消费、媒体、人工智能和区块链领域的连续创业者和投资人。Beam亦是上市公司Money Table的联合创始人和CEO,该公司是一家领先的金融科技公司,专注于大数据和技术贷款,帮助企业拥有和管理各自社区内的数字银行。Vole预计将于今年10月中旬登录交易所。最近,博链财经等媒体采访了VELO项目创始团队。

以下为采访实录(摘选):

金融欠发达地区蕴含巨大市场机会

提问:VELO的目标是什么?要解决什么问题?

VELO团队:VELO是针对现在银行不能够满足的金融服务领域提供服务,最初的目标市场选为东南亚。东南亚市场有很多薪酬低廉的外来务工人员需将钱汇回自己的国家。如果依靠传统的银行服务,手续费可以高达10%。

我们主要着眼于代理人网络,为这些外来移民的务工人员提供现收现付的服务。目前,银行分支机构主要存在于人口稠密的地方,我们和现收现付的代理人网络去合作,方便这些外来务工人员实现他们的跨境汇款。

现在金融行业面临几大痛点。首先是银行网点的可获得性问题。就泰国而言,已有15000多家7-ELEVEN,但银行的网点却不到1万家。其次在于汇款,现在跨境汇款通常都是通过SWIFT网络进行,网络延迟巨大。如果从泰国汇往新加坡,这笔钱需先到达美国,整个流程存在3天的延迟。以西联汇款为例,如果每天需要汇款5亿美元,有3个国家、每个国家都是5亿美元的汇款而且都要延误3天的话,对西联而言需要5亿美元乘以3,也就是15亿美元的流动资金,流动资金压力太大。

泰国正大集团资源扶持,线下网点提供巨大优势

提问:刚才说的收到现金会给全世界各个国家,这个操作具体如何进行?感觉这不是一个特别高效的事,现在传统银行用柜台去做,你们如何收取现金呢?

VELO团队:泰国有很多7x24运营的商超,他们可以成为现金收付的具体网点。这些商超均配有拥有汇款功能的POS机。像7-ELEVEN这样的便利店很多顾客采用现金支付,现金的现收现付网络就基于此实现。

商超所使用的平台都是非常标准化的,我们以此为基础建立起了集中化的结算平台,这个结算平台背后是我们泰国正大集团所做的现收现付网络,以及和正大集团合作的其他的现收现付终端的网络。现在整个泰国拥有约50万个小的现收现付网点,已覆盖了东南亚及亚洲的很多地方。通过API和会计结算系统相连接,会计结算系统在VELO本身的比特开发协议上去实现汇款的服务,这样就能保证在VELO现在已经建立连接的一个系统当中去实现现金的收付和付款。

东南亚的汇款市场总规模为1500亿美金,泰国正大集团旗下TrueMoney公司汇款规模差不多是100亿美元左右。现在从泰国汇向柬埔寨还有缅甸的汇款每年约有250亿美元,这其中我们计划占比30%。我们跟东南亚地区还有全球的汇款公司的合作还能再创造差不多100亿美元的金额。所以,在未来12个月到18个月,计划可占据东南亚市场份额的20%。

“200万网点+区块链技术”支撑的To B解决方案

提问:区块链在VELO项目里面扮演什么角色?

VELO团队:VELO公司和现金收付的代理网络进行合作,这是我们连接的一方。另外,我们通过连接不同的钱包服务来增强这些钱包之间的互操作性,我们是提供互操作性的连接的中心。一个是连接物理的真正的实体的现金收付的地点,第二个是增强电子金融服务之间跨国的互操作性。

提问:刚才所讲的可以称之为泰国模式,VELO这次是有意进军中国吗?泰国模式能否在中国落地生根呢?毕竟中国的7-ELEVEN并不是很多,而且现在是无现金社会。

VELO团队:现在我们主要在中国这边针对的是两大市场,第一大市场是在中国生活的东南亚人。他们没有中国银行卡,使用微信或支付宝也有不便。第二部分是去东南亚旅游的中国人,例如在泰国和印尼有时也无法使用微信或支付宝。

我们现在还跟两家支付公司达成了合作。一家公司是东南亚最大的汇款钱包APP,现已拥有2亿多中国用户,能通过他们为海外华人提供向中国汇款的服务。另外一家公司是拥有400万用户的第二大电子支付聚合平台,且他们拥有线下POS机。我们是B2B基础架构的服务提供商,这些合作能够非常好地利用这些已经在中国市场拥有大量用户的APP去实现基础架构的服务。

提问:去年支付宝已经在马来西亚和香港开展了基于区块链的转账工作,而且是通过银行结算。VELO与银行还有腾讯阿里巴巴等支付巨头相比,优势是什么?

VELO团队:支付宝是一个B2C的,针对To C具体的现金转账和结算。我们是为支付宝这样的公司提供清算服务、路径服务的一个平台。支付宝进入马来西亚和香港的时候,问题在于最后一公里的结算代理问题。他们在马来西亚只有几千个最后一公里的结算代理,而香港则可能更少。我们的现收现付代理点约有200万之多,支付宝可直接使用我们的,我们只收取特别低的手续费。

就东南亚本身的市场规模而言,人口在5亿到8亿,以一个现收现付的网点服务500个人计算,需要140万到160万个具体的现金支付和结算的网点来解决最后一公里的结算问题。在东南亚市场,很多人都没有银行帐户,也没有特别好的网络,所以必须需要这样最后一公里的代理网点来帮你把现金转换成支付宝能去处理的网络上的钱。支付宝这样的公司是需要和我们这样跟当地小的代理网点有这么多联系的公司去进行合作的。

VELO将构建三大核心功能

提问:除了现收现付业务,公司是否还打算拓展其他的业务?

VELO团队:刚才所介绍的汇款只是VELO整个生态系统中的一部分而已,在我们的VELO生态系统中是有自己的协议的,也有VELO的代币。在VELO的生态系统中,正中间是VELO的协议,底层是Stellar区块链。在Stellar进行资产的转移、资产之间的交换。

通过VELO可以创建数字信用。信用用于支持整个生态系统所有的功能,包括汇款、借贷、稳定币,以及转账、支付、积分等。VELO架构有三大核心功能。

第一是发行数字信用。比如接入VELO生态中,需要由Velo去验证它本身的资产,根据我们验证出来的资产抵押,为他发行信用,这个信用还可用于整个生态系统中的商业运营。

第二部分叫做数字储备系统。我们希需要有一个类似于中央银行的系统去确保VELO代币不会出现太大波动。

第三点我们称之为信誉系统。所有接入我们生态系统的公司和经营方,我们会给他们一个评分。接入这个系统的用户和企业可以互看评分,知道开展业务的对方是谁,信用程度如何。

我们已经和很多现收现付、钱包进行合作。其实对支付宝而言,现在还是通过银行在背后结算,但未来支付宝可以不通过银行进行结算,可以通过我们、通过VELO进行结算。

作为终端用户而言,你是看不到VELO本身的,所使用的还是你的支付宝,只不过支付宝结算的时候不是通过银行了。对用户而言,你能感受到的是整个效率更高了,并且它更便宜了。

牛熊启示录

每日快讯

WechatIMG5576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