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徐坤:因A股与区块链结缘,以创业心态加盟OK

2019-04-30 16:20:58    来源:博链财经 分享     作者:博链小姐姐

最前线直播间》是博链财经继《直面大佬》、《牛熊启示录》、《明日星势力》之后的第四档品牌栏目,主打行业热点追踪,干货权威解读。

本期嘉宾:

徐坤OK战略副总裁、原天风证券区块链研究中心负责人

主持人:

范媛媛,博链财经 合伙人

以下为本期访谈实录:

博链财经:作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科班出身的金融人士,在进入区块链行业之前,你都有什么样的经历,有哪些值得分享的职场和人生故事?

徐坤:第一点想分享的是,从大学开始我内心就有了很强的信念和勇气,当时就很明确的有要自己赚钱的想法,也很早留意起学校里的商机。一开始是做校园代理,到后来整个女生宿舍的小卖铺都是我的。那时候我的生活费不需要家里出,而且也把学费赚了出来,一定程度上实现了经济独立。

第二点分享,也是对我影响蛮大的,在天风证券研究所的时候,早上8点开晨会,6点多微信群、朋友圈就陆续开始发一些产业信息、行业资讯。研究员白天的时间都是在外面调研,晚上才开始静下来整理思路写报告,公司的灯经常亮到凌晨。这是真实发生在我身边的切身感受,对于这些履历背景很优秀的人,我理解了勤奋是必须的,甚至勤奋是无门槛的事情,如果你不勤奋,可能离成功会更遥远。

看到(博链财经)社群里有人认识光总,很赞,我们行业里称他为“光神”,研究所里都是名校博士,不仅高智商,还都非常拼。尤其我的老大,天风研究所所长赵晓光光总,他是连续七年的新财富第一,这样的成就在整个国内证券市场都是凤毛麟角,市场上称他为“光神”。他的专业严谨性、做事的专注度以及一如既往的勤奋,给我带来很大的影响。非常感谢光总,这段经历也是我人生中非常宝贵的财富。

博链财经:你在什么情况下了解到了比特币,当时比特币市场是怎么样的,从金融的角度来说,如何理解比特币这个物种?先有比特币,后有区块链,到底比特币属于区块链吗?

徐坤:在2015年,传统A股市场突然冒出区块链的概念股,当时也很好奇,因为这跟国企改、锂电池、LED这种概念完全不一样。所以我通过各种渠道和朋友关系,开始接触这个圈子。

那时候 “币圈”、“链圈”其实有一定的隔离,币圈就围绕交易、主要讨论币价,而链圈主要是技术极客,更多的讨论技术。现在其实会更加融合,大家都在讲生态建设,通证经济和技术模式要形成合力。

事实上,2015年数字货币处在漫漫熊市,行业里元老级的人物,在那时候日子并不好过,但他们都非常坚定地去做这样一份事业,尽管凭借他们的履历与能力,有非常多的选择。

不过2015年也是一个起点,《经济学人》杂志在封面登出了“区块链:信任的机器”,大家其实已经开始意识到,区块链这样的创新模式,可以在很多业务场景中发挥作用,会对现有的信任模式、生产关系带来颠覆。

关于比特币,我觉得徐明星徐总在最近的一次演讲中的解释非常准确——比特币更像是一种“信用”,它是基于互联网上特定人群对某种价值的共识,与游戏爱好者相信游戏社区里某件装备有价值、有价格是一样的。

在我看来,比特币其实就是 “一套记账规则”+“一种数字表征”,其价值来源于使用者对其的认可。

从历史发展的角度来看,区块链是从比特币的整个架构体系中抽象出来,并不断发展的。中本聪为了实现“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将分布式存储、点对点传输、加密算法、共识机制等技术结合起来,创造了比特币。

这些技术已经发展了很久,但在比特币出现之前,没有人想到它们之间的碰撞会产生这样耀眼的火花。可以说,中本聪启发了后来人,在比特币系统的基础上,进行了延展,形成了我们所看到的各式各样的区块链。

博链财经:在你的职场的履历中,天风证券算是你重度参与区块链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当时是基于什么的考虑选择全身心投入到区块链领域,并做起了研究,虽然过去2年区块链是一个巨大的风口,但区块链本身跟证券二级市场的联动非常低,似乎给机构的贡献不会太大。据我们的理解,证券机构的研究更多的是为投资服务,而证券公司鉴于合规性等因素考虑在加密领域的布局很少?

徐坤:进入天风证券之前,我就已经涉足到区块链领域。区块链是个很新的事物,发展变化也很快,各种创新层出不穷,但当时我也还没有组建专门的团队,主要是自己到处调研,和创业团队聊,想要搞清楚他们的逻辑。

到天风证券之后,有一次跟领导汇报工作时,我分享了我在产业内调研的一些情况。天风一直是非常具有创新精神和创新意识的,对于这个新的领域很感兴趣,这种技术与金融的结合非常巧妙,所以领导也对我很支持。

2017年,天风内部先是成立了金融科技实验室,对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技术领域进行深入的调研分析,区块链这块就由我来负责牵头。之后区块链团队独立成为一级部门,区块链研究中心,这在国内券商中是头一家。

我们为监管部门提供研究咨询,像证券业协会、保险资管协会的大课题,都是我们来负责。此外,也有很多机构客户对区块链和数字资产感兴趣,我们会有选择的提供研究服务。

其实在我们的研究框架中,不会过多地去解读从证券二级市场上的区块链标的,更多的是从传统金融市场上借鉴一些思路,对数字资产市场进行分析和研判。

但是大家如果做股票二级市场,应该有所了解,今年网信办的区块链备案政策,在A股掀起了区块链涨停浪潮,所以对于研究股票而言,我们要清楚的事,政策牛、宏观周期,在微观看个股标的。这是一个自上而下的选股逻辑,也是符合中国国情的。

有一个数据值得大家关注和思考——2019年3月底,国家网信办发布了第一批共197家境内区块链信息服务备案编号,4月A股的第一个交易日,区块链概念股就全线飘红,随后更是有20多只概念股连续涨停数日。

博链财经:最近看到你正式官宣加盟了OK,这个前后有哪些故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职场选择,从券商研究中心负责人到区块链头部企业的战略副总裁,有怎样的心路历程?

徐坤:首先,我一直在思考金融与科技未来发展的大趋势。从我的判断,整个大金融市场未来几年很大概率会是平稳发展,甚至是平稳向下的。但是,不管国内还是全球范围里,对科技企业的政策支持、资本支持都是非常明确的。所以科技行业的整个发展曲线会是向上的,可能从30度还会逐渐到45度,增长速度也会越来越快。这是我的第一个判断,就是要下沉到科技产业,更准确的说,下沉到区块链产业。这是我的一个大逻辑。

其次,从我的逻辑框架来看,在区块链企业中,OK的基本面在我看来最好的。无论是从全球的合规化布局,还是多样化人才的储备以及市场的拓展,整体发展的步调掌控的很好,每个节奏都踩的很准。而且OK在技术迭代、产品优化上也投入很多,业务做得很扎实,整体实力非常强。

第三,我和徐总反复谈了四五个月,才最终确定。通过多次接触,我发现他做事专注、很务实,也是一个土象星座,我们的做事风格、价值观很相近,都是以事情为导向,希望把共同事情做好。而且徐总是技术背景,我是金融专业的综合背景,能够形成有效互补。徐总待我很信任、很真诚,我也希望给徐总和OK带来正反馈,大家实现共赢。

博链财经:OK战略副总裁,这个岗位之前似乎并没有,这个职位主要负责哪些业务板块的工作,架构是怎么样的?

徐坤:OK战略副总裁这个岗位,一是对行业趋势和公司全球战略布局的持续思考;二是企业形象的建立与精准输出;三是整合行业资源对内部业务条线形成有效支持。

博链财经:区块链是一个非常新的行业,充满各种不确定性,你是否已经准备好了面临“枪林弹雨”的战斗状态?

徐坤:我是完全抱着创业的心态来的,机会永远与风险并存。OK整体风格就是凡事以事为先,我也是这样的态度。

而且我的适应能力很强,很快融入了这样的角色,和这样的工作氛围。第一周的四个工作日,我基本上每天在公司超过16小时,快速地熟悉业务、消化资料,了解OK当前的整体布局、人文文化、员工工作状态等。因为家在东边,来回三个小时的时间太宝贵,我住了两天酒店,家里人还以为我出差了。

任何行业中都有各色人群、各种声音,但是我们本着为行业负责、为企业负责、为用户负责的心,我们的目标是把产品做好、把业务做好、把OK推上更高的台阶,逢山开路、遇水搭桥,坚定前行。

博链财经:最近大家最关心的莫过于交易所最近新推出的各式各样的上币模式这一波新的上币模式,请您客观的评价下,这些模式对交易所的真正价值在哪里?对现有交易所的竞争格局上,会有怎么样的变化?

徐坤:既然问了这个问题,我也客观的分享下我的思考。

市场需要合理的发行机制、销售机制,给优质项目提供资金与资源支持,同时也为投资者提供好的标的。市场逐渐在建立新旧交替、优胜劣汰的机制,尽管目前还没有被广泛接受的估值方式,但已经逐渐形成了一些市场判断。

交易所如同一个商场,上线的项目就是货架上的商品。优质的项目能够吸引资金流入,把整个市场做活做大,而一些空气项目、骗人的项目,不仅交易量会逐渐萎缩,而且会使平台的品牌受到损失。

建立一套合理的上币机制,对于交易所而言相当于来带了活水。与传统金融市场不同,数字资产交易所是竞争市场,必须自主创新引流,才能可持续发展。

博链财经:目前币安launchpad、Huobi Prime以及OK Jumpstart都已经陆续推出了项目,您对这几个平台如何评价?

徐坤:我以第三方的视角看到,目前的这几个平台,在规则制定上都有做思考,在平衡短期和长期的效益以及各方的利益需求。同时在项目筛选上,也能看出是花了一些心思。

很难评价哪家做的好,因为很多东西无法定量,所以要继续关注。

对于当前的市场而言,这一轮“打新”潮,确实盘活了存量,但对于增量的吸引力还是不够。

交易所应该多听听用户的声音,才能了解到是哪些环节还有所欠缺,不能只是闭门造车,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设计规则。

另外,目前市场上的一个显著的问题,就是缺少真正的好项目。

我个人的观点,宁缺毋滥,上线项目还是要把好质量关,而且平台要做好上线后的持续督导,确保项目的基本面是符合标准的,既然用户给予平台信任,平台就要做到对用户负责。

博链财经:最近OK也将要推出自己的稳定币OKUSD,假如每家平台都发行一个自己的稳定币,不同平台之间没法互认,稳定币的商业模式比较单一,似乎并不是一个大生意,甚至短期都是亏损的,除了可以以合规的方式引入法币通道,似乎跟现有的平台币区别不大?

徐坤:我跟徐总中间交流的时候有过一个不谋而合的观点,就是事情为先,现在来评价未来谁是NO.1还比较早。所以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先把自己做好,每一件事都尽量做到周全。

稳定币本身是一个高效的支付结算工具,而在合规的前提下,还可以更多地借鉴传统金融的商业模式,包括借贷、托管、信托、资产管理等,稳定币在这些业务中都会起到重要作用。稳定币的功能是进行支付、清结算,而平台币更侧重于权益,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博链财经:对于一个平台而言,旗下同时拥有稳定币和平台币,在某些程度上,似乎会有一些竞争?稳定币“打新”岂不是一个更好的方式?

徐坤:稳定币和平台币的定位是不同的。对于整个生态而言,稳定币的作用主要在“拉新”,让新的用户、新的资金进入数字资产世界。而平台币则更侧重于“留存”、“促活”和“转化”,通过激励机制,让用户体验更多的区块链应用场景,更加深入区块链生态中,提高单个用户的贡献度。

博链财经:作为传统金融人士,怎么看待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打新”模式,是创新还是正在学习借鉴传统金融的游戏规则?

徐坤:这个问题特别好。数字货币市场上有很多东西,和传统金融市场是很相近的,但是也有很多不同。市场发展的过程中,势必会引入传统金融市场中的一些功能,但是市场角色不一定完全复制。

目前数字资产的“打新”其实是股票市场“打新”的简化版,一些机制设计上是很像的,比如对创始团队份额、私募份额的锁定期,其实类似于“限售股”。

这个市场需要创新,但并不需要凭空创新,可以在传统金融市场的规则上,结合这个市场的特点,进行迭代升级。

另外,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市场的需求,功能性的需求,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规则、什么样的角色,对哪些环节进行怎样的风险控制。

早期入场者要有一些“留白”,吸引新的参与者进入,一起把蛋糕做大,这样才能获得可持续发展。

博链财经:最后一个问题,OK目前工作重点都有哪些,推进情况如何,接下来会有哪些新的战略布局?

徐坤:从大的战略方向上讲,OK会持续推进全球化合规业务布局。

OK之前已经公布了今年的一些计划,围绕自主研发的公链OKChain,还会有更多的业务联动,比如稳定币OKUSD,会逐渐把OK大生态做的更完善、更紧密。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牛熊启示录

每日快讯

WechatIMG5576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