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信资本旗下多个私募爆雷,投资标的含玉红旗下公司

2019-03-15 11:49:58    来源:界面新闻     作者:张晓云

素有“中国黑石”之称的中信资本最近麻烦不少。

界面新闻记者独家获悉,中信资本又有一款私募产品“爆雷”,其旗下产品“信阳5号”在去年底已出现逾期。穿透后,该款产品与招商银行一起投资于一款厦门国际信托的特定信托计划产品,由特定信托计划向上市公司中超控股(002471.SZ)的控股股东发放信托贷款合计5.384亿元。

此前,主攻另类投资的中信资本旗下已有多个私募产品涉及投资标的包括*ST凯迪(000939.SZ,下称凯迪生态)、东方金钰(600086.SH)、区块链大佬玉红旗下的两家公司等,均发生产品爆雷难以兑付,涉及金额超过26亿。

踩雷中超控股 招商银行卷入

据中基协信息,信阳5号为中信资本(深圳)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信资本(深圳))旗下私募产品,成立于2017年12月29日。据相关资料显示,该产品期限为12个月。也就是说,目前该产品已经逾期。

据界面新闻记者独家获得的一份信阳5号延期公告称,该基金财产作为进取级投资人,招商银行作为优先级投资人与信托计划投资运作指令发送人,共同投资于厦门国际信托发行的特定信托计划产品,由特定信托计划向江苏中超控股股份有限公司(002471.SZ,下称中超控股)控股股东深圳市鑫腾华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鑫腾华或融资人)发放信托贷款合计5.384亿元。

在风控措施上,鑫腾华以持有的中超控股2.536亿股股票向特定信托计划提供股票顺押担保,同时,广东鹏锦实业有限公司、广东兆佳实业有限公可、广东凯业贸易有限公司、广东速力实业股份有限公司、广东奇鹏生物科技有限公同、黄锦光、黄彬、黄洞耿、谢伤签署了保证合同。

根据交易合同约定,广东兆佳实业,广东凯业贸易,广东奇鹏生物科技相关印章应当接受投资方监管。此外,按照招商银行要求,融资人及其关联方进一步承诺,将于借款发放后配合为借款人办理广东鹏锦实业有限公等公司股权之质押担保,并将在优先级投资人(即招商银行)处开立资金监管账户,并存入了5000万元监管资金。

但鑫腾华最后未在招行开立监管账户和存入监管资金,也未完全落实融资人及其关联方的股权质押担保。

转折发生在2018年中,受多重因素影响,融资人的资金周转面临较大压力。

公告称,中信资本(深圳)督促并协同招商银行与融资人开展了进一步沟通,要求融资人追加前述股权质押,或提前偿还融资款项,并作出了相关声明、催告。

截至2018年7月19日,融资人未能落实股权质押担保、监管资金,并进一步出现后续违约事宜,包括未能如期受让中超控股剩余1.1412亿股标的股票且预期无法按时质押等。由于融资人行为已经触发相关提前到期还款,同日,中信资本与招商银行通过厦门信托向鑫腾华及其相关方发送《关于信托贷款到期额通知》,向鑫腾华及其担保人宣布信托贷款到期,并要求其偿还融资本息。

此后,因鑫腾华及相关方未能履行前述债务,其上述融资还款计划也未能落实,为加大谈判力度,中信资本(深圳)与招行共同推动厦门信托于2018年8月20日向深圳国际仲裁院提起仲裁申请,启动该项目司法追索流程。

尽管招行已事先指令厦门信托启动司法程序准备,但在厦门信托完成查封之前,厦门信托所质押之股票已先后被揭阳市榕城区人民法院、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深圳市前海合作区人民法院等法院部分/全部冻结、轮候冻结。

该公告提及,上述司法冻结、轮候冻结不影响信阳5号所认购的特定信托计划之质押权及信托计划作为质权人之优先债权,但上述司法冻结对融资人的融资、偿付能力造成较大影响。

但该公告未提及作为优先级投资人的招行所参与的资金进展、来源与规模等情况,界面向招行总行求证此事,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3月14日,中信资本向界面新闻表示,质押股票价值较高是其介入该项目最核心的考虑因素之一,自项目运行开始,质押股票价值较为稳定。截至2019年3月13日收盘,本项目所质押股票价值为本项目融资本金的1.7倍。

中信资本表示:“目前该项目所涉案件已取得胜诉裁决书,并已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同时,为推动我方项目尽快退出,项目团队与多家意向机构就债权或受益权转让等退出方案进行了沟通,部分谈判取得了一定的进展,目前项目团队仍在积极推进方案协商等工作,力争能尽快形成一致意见。”

“后续,项目团队将保持一贯的勤勉尽责的态度,继续全力推进本项目司法追索进程并尽力探索其他退出方式。司法追索方面,项目团队将与相关方持续沟通,协调、督促其尽快推进强制执行工作,以求在此基础上尽快推动资产处置实现资金回流。另外,项目团队也将继续积极探索其他退出方式。”中信资本称。

还有至少26亿产品踩雷

中信资本(深圳)是中信资本控股有限公司(下称中信资本)的全资子公司。2002年,中信资本掌控250亿美元资产,对标中金于香港成立,意欲打造中国企业去海外上市的优质品牌,实力派股东包括中信股份(00267.HK)、腾讯控股(00700.HK)、富邦人寿、卡塔尔控股等,因此被外界称为“中国黑石”。

天眼查显示,中信资本(深圳)法定代表人为张渺。据中基协信息显示,张渺同时也是中信资本高级董事总经理、结构融资部执行合伙人。据了解,张渺主要围绕资本市场和房地产业开展夹层融资、并购基金、地产基金等业务。

近期,中信资本旗下私募产品频频踩雷,据界面记者统计,除了上述信阳5号产品外,还有至少26亿产品踩雷,包括:

中信资本(深圳)发行的迪信壹号至伍号、捌号,以及信阳壹号、贰号等,踩雷凯迪生态,约16亿;

中信资本旗下机构中信资本股权投资(天津)股份有限公司旗下全资子公司深圳汇智聚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发行了信朗壹号(1-4期),投向号称区块链大佬、三点钟社群创始人玉红的两家公司,总计为2.067亿元人民币;

中信资本全资子公司中安泰信(深圳)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发行的中睿泰信叁号,踩雷东方金钰,总计8.4635亿。

诸多产品发生逾期后,引发争议。

以涉及凯迪生态的相关产品为例,在去年11月到期后,有投资者表示,中信资本(深圳)对投资质押物流动性和价值存在较大的评估主观性偏差。

“当风险出现后我们才被告知,被用来质押的资产如电厂、林地、公司股权等,其实很难快速被处置或变现。且迪信系列产品为无抵押的信用贷,信阳系列产品的质押物为凯迪生态旗下四家电厂的股权,但这四家电厂都没有完工。”

中信资本方面则回复界面新闻称,针对基金相关事项,项目团队基于凯迪生态公开披露信息、调查获取资料等,按照法律法规规定和基金合同的约定进行了如实、合规的披露。

中信资本表示,凯迪生态出现流动性危机,主要源于下述因素:一是市场整体环境恶化致流动性紧缩。二是控股股东资金占用进一步加剧凯迪生态资金周转及调配困难,影响公司流动性安排。

中信资本还表示,在凯迪生态70余家金融机构债权人中,中信资本采取财产保全措施办理时效性和查封范围位居前列。截至目前,凯迪生态个投资项目已经取得胜诉的仲裁裁决书或法院判决书,并已经开始推进强制执行程序。

最新资料显示,凯迪生态目前逾期债务共计约119.26亿元,最近一期经审计的公司净资产为106.33亿元,逾期债务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112.16%。同时,其还涉及234.93亿元借款余额。而依据凯迪生态预告的2018年度业绩,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50亿元至60亿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15%—158%。并且,凯迪生态已公告其存在暂停上市的可能。

再来看东方金钰

1月15日,曾经的“翡翠第一股”东方金钰的公告显示,截至当年1月11日,该公司到期未清偿债务约16.7亿元,其旗下已停运的东方金钰网贷平台——东方金钰网络欠中睿泰信总计8.5亿元,到期日为2018年8月27日,逾期已近5个月。

这也意味着,在东方金钰的债务中,中信资本占到一半之多。

在此三天前,东方金钰曾发布公告称,中睿泰信叁号与东方金钰8.46亿元债权的仲裁于当日作出判决,判决内容中称已查封或抵押约34亿资产。

1月31日,东方金钰发布的2018年度业绩预亏警告称,预计年度亏损9亿至11亿元,主要原因包括债务金额较大产生的利息费用较多、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等。

回顾东方金钰的发展史,就无法绕开P2P。

2015年,东方金钰成立东方金钰网贷平台,以珠宝贷股东的身份入局网贷江湖,主要做的是千万级大额标的。

然而,此后监管趋严。2016年08月,原银监会等多部门联合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下称《暂行办法》),其中明确网络借贷金额应当以小额为主,规定了标的金额并作出上限。

《暂行办法》规定,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2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贷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100万元;同一自然人在不同网贷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10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不同网贷平台借款总余额不超过500万元。

这对单个标的至少1000万以上的东方金钰网贷平台造成了较大影响,业绩每况愈下。2017年,该平台净亏损逾2372万。

2018年5月16日,东方金钰网贷平台与中睿泰信的合同发生违约,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仲裁,东方金钰及子公司部分银行账户、部分子公司股权及兴龙实业所持公司股权被司法冻结。

当时还处于盈利状态的东方金钰遭遇金融机构“挤兑”。此后,东方金钰资金无法周转,出现一波又一波的违约。

因此,也有一部分声音指责中信资本方面打开了东方金钰困境的“潘多拉魔盒”,使原本还盈利的东方金钰掉入了深渊。

“但从维护自己产品基金投资者合法权益的角度看,中信资本的这种做法无可厚非。”某资深资管行业人士向界面记者表示。

目前,东方金钰项目即将进入执行阶段。

中信资本向界面新闻表示,深圳中睿泰信叁号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于2018年12月29日取得深圳国际仲裁院的胜诉裁决,于2019年1月21日取得深圳中院作出的执行裁定书,相关执行裁定已由执行法院送达给东方金钰等债务人。根据管理人了解,目前执行法院已经就本案执行分配了具体的执行工作人员,即将进入正式的资产执行环节。因抵质押资产和查封冻结资产类别较多,未来执行过程中还有大量工作需要做,管理人一直积极努力与执行法院沟通,争取尽快收回债权本息金额。

“在此过程中,我们通过各种方式与基金投资者保持沟通,向投资者汇报执行工作进度。”中信资本表示。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牛熊启示录

每日快讯

WechatIMG5576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