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链财经《牛熊启示录》| 何一:要能看到潮水的方向

2019-02-26 20:21:59    来源:博链财经 分享    

博链财经《牛熊启示录》| 杨林科:牛熊的历史在重演

博链财经《牛熊启示录》| 王瑞锡:不盲目抄底不盲目恐慌

博链财经《牛熊启示录》| 楼霁月:业务做精做深渡过熊市

博链财经《牛熊启示录》| 熊越:熊市一定不要下车

博链财经《牛熊启示录》| 薄荷:坚守者终能看到无际

继2018年10月推出高端视频访谈节目《直面大佬》采访知名比特币投资人李笑来之后,博链财经又携手36氪独家战略合作媒体《Odaily|星球日报》推出深度在线互动访谈栏目——《牛熊启示录》,旨在通过与穿越牛熊者的心灵对话,一起“优雅”的度过币圈漫漫长熊。

第六期嘉宾:

何一币安联合创始人兼CMO

主持人:

范媛媛,博链财经 合伙人

image

以下为本期访谈实录:

博链财经:刚刚过去的春节,你是如何度过的,跟过去几年的春节,有哪些不同?

何一:说到春节,我觉得这个话题还挺有意思的,因为前几年的春节我基本都是在热带岛屿度过的,我还蛮喜欢热带的。

今年确实比较特别,我今年的春节基本是在默默地加班中度过的。另外,经过过去一年多的超负荷工作,整个人的身体状态也确实没有前两年好,春节期间也稍微休息了一下。

同时,也对自己过去这些年的职场经历进行了一些反思(感慨还挺多)。

做得好的地方:可能是不给自己设置太多的限制,勇于去挑战,勇于去打破边界。

做得不够好的地方:比如一些基础的储备不够好,在团队发展速度非常快的情况下,早年间偷得懒,比如没有好好学英语,现在又要从头补一遍。尤其是整个公司完全站在世界舞台的时候,不管是团队管理还是对外沟通。虽说语言不是障碍,但如果能够像中文一样更加自然地去表达,可能会做得更好。

博链财经:你什么时候开始有了“一姐”这个称号?以及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一姐”这个身份,自己能hold住了?

何一:“一姐”这个称呼应该是做上一个交易平台的时候,因为那个时候包括(公司的)微博账号,也是我亲自管,然后跟用户走得比较近,而且那个时候行业和圈子会更小,所以跟行业里现在大家熟悉的很多大V都保持着非常高频的沟通。

那个时候,我们已经有成功在几个月的时间内把交易平台做到中国非常大的市场份额的辉煌成绩。

另外,我们还做了蛮多事情去普及和推广这个行业,包括我们跟美国常青藤名校的合作,包括跟一线杂志、一线电视台的合作,去推广比特币。

image

所以我觉得主要还是圈子里面的小伙伴比较认可我,所以叫我“一姐”。

不过,我觉得称呼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认可你带来的价值——对圈子带来的价值、为公司带来的价值。

博链财经:过去5年的2波牛熊市中,中国先后颁发了2次行业监管令,2013年12月一次,2017年9月一次,2次你都在市场里,2次的心情分别是怎么样的?

何一:说到这个话题,当时有个段子说:“何一第一次加入币圈,央行等五部委发文,然后第二次加入币圈,一行三会、网信办等七部委发文。”

2013年底第一次加入的时候日本MtGox交易所倒闭,然后2017年第二次加入的时候另外一些小交易平台倒闭,然后紧接着“94”监管就来了。

其实不管是2013年底到2014年初的那次监管,还是2017年9月的监管,对我个人来讲,没有什么影响,或者说是大的冲击。

我在第一次加入币圈的时候,因为之前是《旅游卫视》主持人,有一些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朋友就说,你为什么要去这个行业,这个行业国家肯定不支持,觉得没有前途,但当时我就特别一意孤行。我就说在这个世界上像Twitter、Facebook这样的公司,他们可以打破国家的界限,在全世界范围内有那么多的用户,他们带来的影响力可能远远超过一些小型的国家,一个小型国家颁布的法令还没Twitter平台上运营政策的调整影响的人多。

我当时觉得,所有组织所界定的边界都是人为附加的,而这些组织本身都在不断的迭代,而在这种非国家的这种网络结构当中,一定会有一个价值载体。当我第一次看到比特币的时候,我就觉得它一定是非常好的一个价值载体,然后它会成为全世界通用的一个新型的“货币”或者”资产“。我就很着迷,就毅然决然的加入这个行业,完全不顾这些所谓”内幕人士“的劝告。

第二次回归币圈,我还是有一些心理准备的,如果去翻2017年8月的采访,会发现我在很多地方都说过,我觉得币安是有成为国际一线品牌的基础,因为赵长鹏本身的国际化背景和技术背景,我们可以更好去Match和联手打造一个顶级的世界公司,这也是我的一个梦想。

在这个预期里面,币安就是一个国际化的公司和平台,所以一个国家的限制和禁令并没有阻挡我们前进的脚步,不是说禁令来了,交易所这个事情就不做了。

回头来看,那个时候很多从业者都在考虑改行,琢磨怎么把手上的币变现,但我们整个团队从来没有想过就到此为止或者说交易所这个事情就不用做了。

另外一个维度来讲,如果当时(2017年9月)币安什么都没有做:没有上线、没有发币,我们也许会考虑新的方向。但我加入的时候,BNB是0.5,然后当时已经涨到18,很多人都是因为相信我,成为BNB的持有者,也成为币安的用户。我当时就觉得不能对不起相信我的人,我觉得就是一份责任,也是一份信任,所以我一定要把他做得更好,才能对得起这些相信我们的用户。

博链财经:从2013年至今,已经经历2波牛熊市,台面上的大佬们,你对谁的影响最深刻,为什么?

何一:上一个熊市,也就是2014年、2015年的时候,让我印象非常深刻的人,其实是小蚁(NEO)创始人达鸿飞。NEO从整个市场低迷的阶段,慢慢地耕耘走到今天。那个时候做公链项目比现在难的多的多,你都没有办法想象那个时候这些团队是怎么熬出来的。所以大部分时候,当你看到别人做得特别好、有成就的时候,你并没有看到人家前面辛辛苦苦做出了多少的付出。

在这一轮的市场变化当中,我觉得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孙宇晨,大家都觉得他个人营销能力非常强,但我觉得大家往往看到了别人特别长的那块长板,但并没有看到他其他的优点。我觉得做波场和BTT项目,他在整体的逻辑和深度的思考上面,完全是在不断的被公众的质疑当中走下去的,我觉得他是一个非常年轻优秀的90后,在面对整个市场持续的质疑声当中,能够坚持下去,还是有很了不起的一面。

另外一个人是赵长鹏,2013年上一波牛市,卖房梭哈比特币,我觉得本身这个行为和动作对于很多人来讲,可能是很难理解的,当然这不值得大家去学习,因为这是一种非常高风险的行为,看着自己(比特币)资产不断的缩水,这就需要有非常非常强壮的心脏,同时,我觉得在中间的这个所谓熊市,他也在默默地去耕耘,这也是为什么说当2017年,他拿着白皮书,问我愿不愿意做他顾问的时候,币安是我唯一答应做顾问的项目。

那个时候币安的白皮书我是参与修改的,因为我不会把我的头像或者名字放到一个我没有看过的东西上面。而且我做这个顾问也不像那个时候大家说做一个I C O站个台收多少钱,实际上我一分钱没有要。

image

总的来说,我觉得还得不断的去别人身上学习自己没有的优点,然后上面这张图里面的朋友,我觉得都有非常不一样的优点,随便举例子,比如说二宝,大家都觉得二宝是一个卖牛肉的,其实大家没有看到的是,二宝是非常擅长把一些非常高深、逻辑非常复杂的区块链语言简化成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语言。比如跟种地的农民大叔去推广比特币,我觉得二宝也是卖得掉的。

再说一下杨林科,我觉得杨林科前段时间把各种数字货币的称呼刻到在温州一个村庄的桥上,也包括BNB,从他最开始做比特币中国交易所,我们也算是竞品。他是一个对数字货币行业有信心的一个坚持者,有非常强的商业美誉度,同时对这个行业有坚定的信仰。基本上把自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都投入到这个行业,我觉得这非常难得。

再比如说杜均,他以前在火币,其实我们俩属于竞争对手,没事儿还老撕个逼。杜均是重庆人,我是四川宜宾人,其实我觉得我和杜均的性格里有非常多的相似之处,都是”火药桶”型的,但我对他还是有非常多的心心相惜,他身上有着那种重庆人“说干就干”的匪气,我还挺佩服的。

再说“帮主”,就是FBG的周硕基,那个时候为什么要叫“帮主”呢,因为他有一个群叫大V帮,然后里面都是比特币的持有者,就是在熊市最熊的时候,都在这个行业里面没跑(离场)的人,我记得开玩笑说,莱特币五块,我们还挖矿,但是五块是从130左右跌下去的。所以今天看到所谓的每一个大佬,或者说所谓牛人,都是经历过那个最惨、最惨的寒冬,然后熬出来的。对于“帮主”而言,他本身有比较好的金融背景,并非只能够靠炒币为生,他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但他仍然在莱特币跌到五块的时候跟大家一起做交易,然后还给各个平台提建议和意见,然后这么一路发展走到今天。

在往下说,比如说赵东,大家都知道东叔在上一轮熊市最惨的时候,东叔欠一屁股帐、一屁股债,然后东叔也是撑过了最惨的季节迎来了新的春天,那个时候东叔压力挺大的,他当时做了一些投资,比如币安(BNB)等等,什么都有参与,所以能够知道他那个时候有多么的艰难。

我觉得再说下去,整个币圈的人都被我都点评一遍,其实每一个人都是人物性格非常鲜明,而且也经历过币圈的寒冬,里面的那些人都经历了绝望的低谷才走到了今天。

现在你问我们这帮所谓老币圈的人,其实没人觉得现在有多惨,因为最惨的时候你们都没有看到。

博链财经:过去5年里,你最满意的一次投资是什么,最失败的投资是什么?

何一:最满意的投资肯定是币安,因为我基本上是连人带钱All In在币安上,可能很多人最满意的投资也都是币安(BNB)。

最失败的投资是我之前做过的一个风险投资,就是一个朋友做的餐饮代运营项目,应该是我投资的这些项目里面唯一没有在做的,其他的投资都还在往前跑着,还投资过娱乐行业,包括网红经济等,但从回报或者从投入程度来讲,最高的当然还是币安。

我炒股没怎么赔过钱,我之前囤BNB,囤得不是很多,就没有学CZ(赵长鹏)把房子卖了囤币,因为之前也没买房,就没有完全把这个钱都拿去囤币,这方面我还要跟CZ学习。

博链财经:比特币走过十年,这已经是历时最长的熊市,回头看这一波熊市,跟上一波熊市有哪些异同?

何一:其实这次不算历史最长的熊市,上一轮比特币8000元人民币的高点是2013年底。2014年一年都在往下跌,2015年整个也下跌,基本上到2016年年底才略有好转,所以2014-2016四年不行,然后2017年涨起来,2017年年底还是2018年初达到2万美金,基本上接近四年的一个周期,实际上你看股市也基本上也是四年一个周期。

鉴于比特币行业的发展是一个加速度的状态,所以我觉得它从一个高点到另外一个高点4年一个周期是合理的,尽管中间价格可能会有回升,但不会像现在这么快。

所谓的牛市和熊市都是相对的,在我看来,它就是一个周期性的回调。我到现在所有的币都还在手里都没有卖,真正需要花钱的时候就卖一点点,卖的时候还倍心疼。

我觉得2次牛熊市的相同之处在于,价格高的时候就会有很多人涌入,每天会比较关心价格,每当价格下跌,就会有大量的人离场,宣布比特币“死亡”。每当比特币价格高的时候,监管部门就会比较紧张,因为怕老百姓买了以后抗风险能力比较差,也会受不了。

综合来看,每一次经过这样一个波动以后,整个行业的人群或者从业者圈层都会越来越大,想想四年前,行业里基本上有头有脸的、叫得上名字也就百八十个。

但总体来看,我觉得整个行业还是螺旋上升的,行业发展到现在,用户基数越来越大。

博链财经:假如去投资,你个人会分散着进行资产配置,还是会选择一个品类All In?

何一:我现在主要的资产还是All In的状态,基本都是数字货币,少部分资产是以前投的项目,有的项目发展还不错。

我自己没有买房、也没有买车,基本上全世界飞来飞去,“居无定所”,自己也没有什么执念,并不觉得买了房幸福感就会高多少。

在这样的基础之上,我自己可以承受这个高风险的资产配置,可能对于普通人来讲,市场跌一半,像比特币跌到现在很多人都疯了。

总得来说,我相信币价一定会涨到一个合理的价格,(短期)不管它涨还是跌,我可能都不怎么关注或者频繁买入卖出。

博链财经:你跟赵长鹏(cz)认识已经超过5年,同事和搭档也超过3年,这些年来,你最希望你们成为什么样的关系?

何一:我和cz应该是互相成就的关系(至少过去来看是这样),也是一个背靠背可以互相信任的关系,我觉得最好的关系就是可以保持这种信任,可以背靠背的支持、持续的互相成就,这就是一个很合理的关系。

博链财经:从全球交易所的格局来看,币安的“人设”,正在从中国三大(币安、火币、OKEx)变成“全球双雄(币安、Coinbase),这背后是币安的变化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何一:其实,”中国三大“这个叫法我们自己是没有认同过的。

从2018年年初开始,我们的用户规模和交易量都是强压Coinbase的,那个时候,中国大陆的其他交易所,可能在国内的宣传做得比较好,其实并没有觉得有什么明显的变化。

币安在过去的一年里,把之前很多规划中的事情一件一件做出来了,而且每一步走得比较稳。

比如到现在还经常有人说币安没有国际用户,国外哪有人炒币。其实,越来越多国内的小伙伴,去国外穿个币安的衣服,或者带个币安的帽子,然后被别人认出来,这种事越来越多,大家也慢慢的发现币安在国际上知名度还挺高的。

博链财经:对于交易所来说,好的平台币似乎就是不受任何限制的印钞机,在你看来,平台币对于交易所意味着什么?相对同行来说,BNB如何强势,背后有哪些杀手锏?

何一:我不认为平台币是不受限制的印钞机。如果本身只是平台币的话,他应该更接近平台”代金券”这样的一个功能,那也就意味着只有平台的用户越多,你的”代金券”才越值钱。”代金券“在总量限定、不持续增发的情况下,使用的人越多,它的单价就会越高。如果持续增发,用户很少,那平台币的价值肯定是不断下跌的。

对于币安来讲,BNB不仅仅局限于平台币的范畴,我认为BNB现在的价格是被低估的。

大家都知道,现在很多公链项目其实并没有真正的盈利模型,但BNB是少有的、有成熟的盈利模型和商业模式的一个代币,而且币安的收入还算过得去,每年有20%的纯利润用来进行BNB的销毁,这也就意味着说它的总量不断减少,是不断在通缩的一个代币。

币安在全球拥有超过1000万用户,应该算是整个加密货币领域拥有用户最多的一个,还有不错的收入,这些都能和BNB挂钩,而BNB又是每年总量不断在减少。

另外一个维度,假如拿其他加密项目来做评估,比如说我们现在业务不仅仅包括交易所,还有Labs、媒体业务、Info、Academy、慈善、法币交易平台等,然后有自己的公链可以发币,后边还有去中心化交易所DEX。

币安正在做整个区块链 行业的底层系统,在这个逻辑上面,币安的每一个业务部门拆分出去,拿到市面上,可能作为一个独立项目,他们的本身的价值都能进入区块链领域前100或者前50。

另外,币安还收购了Trust Wallet钱包,这个项目本来要发币,后来被我们收购,比如投资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POS支付系统TravelbyBit,可以通过BNB预定酒店、机票等。

归根结底,一个代币的价值,并不是说靠“喊单”喊来的,也不是靠机制设计策略,哄着用户去“挖矿”、去“锁仓”做出来的。而要真正做出对整个行业有持续不断价值创造的一个组织出来,相信这个行业,并且推进行业发展,用户会慢慢地看到它的价值。

博链财经:把时间拉长到2-3年,币安从区块链行业黑马变成行业现象级的存在,从中国大陆到日本,再到马耳他,哪些是主动求变,哪些是被动选择?过去几年你们有给自己预备Plan B吗?

何一:成为现象级的存在,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我觉得币安最具备国际化的基础,因为CZ国际化背景以及团队成员有比较好的国际基础。

这个过程里面有主动也有被动。主动的方面在于,币安一直在寻求国际化的路径和在全球各个国家拿合法执照,币安也是市面上拿到最多国家和地区合法执照的交易平台。

被动的方面在于,在这个过程里面会有很多的国家和地区联系币安落地,币安会选择一些觉得从战略战略布局来讲,比较适合的国家和地区去合作和争取拿到合法的牌照。

这其实都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币安真正上线是在2017年7月14号,这一年多的时间,币安还算发展比较快,比较稳。

在应对变化的过程中,有的时候需要的是对未来的这种把控和决策,然后能够看到未来的方向,看到潮水的方向。

博链财经:此前也有很多人说区块链行业的资本寒冬还会持续很久,你怎么看?截至目前,币安依然“有利可图”,假如市场行情继续恶化,币安会作何调整和变化?

何一:一个成熟的创业公司应该学会合理的规划自己的财务。

区块链行业有些公司可能会比较难,但是对于币安来讲,因为2个创始人都经历过各种类型的创业公司,也经历过行业的泡沫和低谷,这方面币安还算是比较有控制力,也会合理的规划自己的财务支出以及人员成本,这是对一个好的创业者非常基础的要求。

现在有一个说法,所有交易平台都没有收入,不做期货合约等业务就活不下去,这可能是一部分交易平台出现的情况。

博链财经:牛市里交易所的主要商业模式是上币费、手续费、平台币,熊市币安的商业模式有哪些不同?币安公链出来以后,预计会有产生哪些新的商业模式出来?

何一:币安的商业模式很简单,主要是给大家提供一个公平的交易场所,然后收取合理的手续费。

上币费方面,我们很早之前就已经公开说过,币安上币费现在是免费的,当然如果说那个项目有这个上币费的预算,然后刚好通过了我们的上币审核,那欢迎他把上币费转给我们的慈善部门。

关于平台币,币安的平台币BNB虽然有上涨,但我们团队持有的都是锁定的部分,所以我自己的BNB也是自己买的。

大家之前听到说一些项目方持有的币砸盘,基本BNB还没有发生过类似的事情,因为团队持有的这部分是没有砸向市场的。

币安的商业模式非常的简单,目前有利润的部分,主要在交易手续费上面,第二个部分可能是投资部门,这个主要看投资回报率。其他不管是媒体、研究、慈善、钱包等很多业务板块都是成本部门,因为币安的人员结构控制的比较好,到现在差不多400人,人员一直保持非常稳定的增长态势,币安没有出现区块链行业大裁员的情况。

币安公链出来以后,大家可以用币安的公链发币,或者说用去中心化交易所DEX进行交易,也可以帮助币安本身的生态系统进行一个自循环和自构建。但币安公链本身在短期内并不会有太多的商业模式,我们现在收入还比较稳定。

博链财经:过去一段时间,币安在积极推进法币交易所以及去中心化交易所,假如要让你给这2个业务做一个选择,哪个优先级会高一些?

何一:法币交易所以及去中心化交易所,这两个优先级都比较高。因为法币交易平台不止一个,那就意味着我们会分不同的业务组,一部分人去负责法币交易平台,一部分人去负责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当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的时候,它不再是一个A和B的单项选择,而是说能不能在一个集团化的情况下,协作发展。

法币交易平台承担的意义是在现有的体系里拿合法的执照,然后在区块链和加密货币发展过程中和主流人群“夹缝求生”的一个过程,而去中心化交易平台则是整个区块链行业的“民心所向”。

总的来说,法币交易所以及去中心化交易所本身并不冲突,都很需要。

博链财经:现如今很多2017年底甚至2018年入场的币圈新人都很悲观,你最想跟他们说些什么?

何一: 我想跟他们说——”走下去“,踏破“万丈深渊”,然后就会“前程似锦”。

博链财经:对于2019年,你认为会有哪些新的机会值得我们关注?

何一:很多新的机会都藏在大家手边上。

如果去看互联网的发展过程,“泡沫破裂期”才是伟大的互联网公司诞生的基础。在第一轮互联网泡沫中,存活下来的只有雅虎。而每一轮所谓的“回调期”,还能够坚持的才是真正的信仰者。

我反而建议大家多关注那些在所谓的熊市中诞生的项目,去了解他们的团队、了解他们的背景,他们“机会主义”或者说“捞一票”就跑的可能性更少一些。

博链财经:我们的这个栏目叫做《牛熊启示录》,你认为穿越牛熊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何一:”穿越牛熊“最重要的还是信心。只有相信的人才能看见,就像只有相信奇迹的人才能创造奇迹。

博链财经:你眼中的财富自由是什么样的?假如离开区块链,你会做什么行业?或者去做什么事?

image

何一:我觉得一个人最大的财富自由只有是心灵的自由。纯粹的财富自由是不存在的,比如在一个县城的财富自由和在美国纽约的财务自由,一定不是同样的数值。

博链财经:如果让你推荐3个人来参加《牛熊启示录》这个栏目,你会选择哪几位?为什么?

何一:第一个,我推荐二宝,他“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特点,跟牛熊这个话题比较有结合点,也能帮助大家在(熊市)建立信心。

第二个,我推荐达鸿飞,达叔是”穿越牛熊“的代表,他是熊市边缘摸爬滚打出来的。

第三个,我推荐赵东,东叔的故事和亲身经历还是可以激励很多人,虽然大家经常说东叔又开始”口动“拉盘了,但他还是有非常多优点和经验可以借鉴给大家。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牛熊启示录

每日快讯

WechatIMG5576

高端访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