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圈CMO自述:我爸问我这一年是不是在做传销

2019-01-13 16:55:22    来源:博链财经 分享    

编者按:本文系区块链项目IOST联合创始人/CMO投稿,刊发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

我做过很多领域的市场运营,互联网app,实体产品,餐饮。这些领域的市场营销工作各有不同却也还算一脉相承,实体产品找卖点,拉客户,互联网产品找痛点,拉用户。

但进入区块链这一年是最纠结的一年。

这种纠结是什么样的呢?内心从极度自信再到坠入深渊,从充满希望再到极度失望,每天也就往复个7,8次吧。

就连在 Tinder 里,都能遇到这样的开场:

——你是什么职业啊?

——一个区块链项目cofounder/CMO.

——哈,你们发币了么?哪个项目啊?

——嗯,IOST

——嚯,就是那个吸血XX亿的传销项目啊?

然后这个date就这么聊死了。

154743932310227043

年初我们很火,Token攀升到一个我们都没有想象到的价格,我们那个时候在扩充开发,运营,市场等各个团队,每个人都想着自己要颠覆世界了,外界说我们是更好的EOS,甚至是下一个ETH,无数的社群粉丝四处转发我们的海报,巅峰时候,整个互联网圈都知道我们的名字。

可就在这样亢奋状态中,我们迎来了第一次私募大户集中出货,也就是大家常说的砸盘。

当时正是我们在市场上最火的时候,有非常多刚刚买了我们的新粉丝心里非常不平衡,“凭什么别人买就涨,我们刚一买就跌?”自然的,就把出气筒瞄向了我们。

那也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区块链与其他行业的不同,大家对你从赞不绝口的再到指头骂娘的改变只需要一根阴线。在微信里有的人上一条消息还夸我们牛X,下一条就是“你们这群割韭菜的傻X”。

市场上开始出现了大量黑我们的文章,赔了钱的散户四处举报,很快便有媒体开始跟进,一夜之间黑稿就传遍了币圈。

我们团队当时在美国招聘,时差和国内正好相反,当我们看到时都傻了,第一反应就是我们到底得罪谁了?竞争对手黑我们?那些没投进我们项目的机构黑我们?还是之前骂我们的大户黑我们?

我们都问了一圈,根本找不到源头,紧接着就是越来越多的人出货。

几个月后,我们有幸与黑稿的作者坐下来聊,才发现他什么目的都没有,就是因为身边有人很多人买了我们,遭受了损失,于是就写了那篇文章。后来经过长时间的交往,觉得他们还算是正义的一个媒体,所以即使最开始他们写了我们很多黑稿,给我们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但后来我们也没有再提这件事。

虽然争议暂且搁置了,但是最后给这场闹剧收拾摊子的却是我们市场部门的人,删稿,通告,和社群里的粉丝一个一个解释到底时怎么回事。

有一段时间我都已经濒临神经衰弱了,价格稍微一有波动我的心里都会颤一下,晚上不敢睡觉,生怕一觉醒来,我们价格突然变化,又是全网黑稿。我甚至开始思考我们是不是不应该发币,如果我们把它当一个传统互联网产品来做,是不是才是最真实的状态?

这个时候市场上也出现关于无币还是不是区块链的探讨,一堆所谓专家说的云里雾里,其实这些每天在外面发表言论的专家,一个区块链项目都没做过,甚至有的连比特币钱包都没有,科学上网都不会,但他们只要会忽悠就够了,说白了和传销一样。

不光这些所谓专家,这个行业里的所有人都把区块链市场当做一个传销组织,项目也是每天发利好,拉人。开始我非常瞧不上他们的做法,我觉得我们是一个拿着世界上最好的VC投资,拥有一堆高学历员工的高大上公司,怎么可能像那些项目一样拉一堆完全不懂互联网的人,甚至大爷大妈进来?可现实是,那些CX属性越强的项目,价格越稳定,大家越觉得他们在做事。

在我个人的性格里来看,这些做法其实是不对的,但我也亲眼看到了,作为一个区块链的项目,那样做能够让价格和舆论好一些。

这就是我纠结的一个处境:一方面的确希望我们的价格能够高起来,让大家对价值形成共识;但另一方面,我希望这个高不是我们吹高的,不是通过带有传销性质的市场宣传的方式把它捧高,

所以这真的是一个很矛盾的事情。有一段时间总被社区骂,说我是个垃圾,不花钱去媒体发利好不拉盘,不去赞助各种币圈大会,拉新韭菜。

我也不是没动摇过,但是这个行业的“送水者”们已经到了一个疯狂的状态,刚写几篇文章的公众号就报价一个BTC,光快讯就有几十家媒体在做,不管什么水平的大会,路演,都有各种项目方赞助,哪怕下面的人都是花钱请来的职业观众。

这样浮夸的现象是怎么造成的?原因其实是整个币圈项目方们更浮夸的市场预算!

从一开始,我们的市场预算就只占团队总支出的20%左右,这在我以前的经验里是合理的,但当我看到很多项目在投入60%的钱,甚至80%的预算在做市场,投软文的时候,我都被震惊了,原来还可以这样:不需要开发团队,不需要运营团队,用以太坊发个ERC20代币,每天全网制造热点,发软文,项目就能涨。

看到这些后的那段时间我每天在自我怀疑,纠结,失眠,甚至抑郁症到去医院。

我去找那家黑我们的媒体的创始人聊天,发现他也很矛盾,一方面他需要赚钱养活公司,但是一方面他也要坚持媒体的原则。我俩互相一看,原来大家都这么惨啊,所以这也是之后为什么私下还成了蛮好的朋友。

币圈市场一大特色除了软文,还有喊单,前一段时间看了一篇文章,说孙宇晨每次“喊单”后波场TRX币价均涨幅23%,说实话,有时候也挺羡慕的波场的,毕竟无论哪个公司有这样一个Boss,市场部都能省下不少事。但我们创始团队都是7x24在开发工作上的,没有那样的基因,也不是那样的调性。

很多项目喊单无非就是开一堆空口支票出来,我们当然会想去好好宣传我们社区,但是我们想在这过程中努力找到一个平衡。我们团队这一拨人本质还是善良的,是真诚的,大家也很年轻,之前学习成绩都很优秀,到国外读书,很多人之前都在互联网公司工作过,很多人情世故的东西都还没学会,更不要说喊单这种事情。

但区块链没有市场营销,只有市场传销。不想做传销,就只能自己去开拓新的路。

在我的坚持下,我们还是没有在市场上放出任何空头支票,也没有让我们的创始人到市场与其他圈大V互怼来增加热度。我们选择了一些折中的推广方式,比如空投营销。

其实我们算是第一个做空投的项目。当时是从前年10月份左右从美国开始的,当时币圈的人都还比较淳朴,大家氛围也比较友善,我们当时人手忙不过来,大家也不急,收到了空投之后还会在社群连声感谢。那次大获成功之后我们就一直计划做一个更大规模的糖果分发,但没想到,这次失败了,败给了羊毛党,如果只是自己申请几十个小号这种我们就忍了,有的人居然通过卡商一天邀请8w多人 ,我们不给,就想办法用各种小号加了我微信,恐吓我,还找到了我们办公室和我们家,堵着我。

154743938392227043

我不得不承认这次活动做的很失败。再后来,整个市场的寒冬来了,我们的价格高位没有站住,掉下来了。这让社群的一部分人彻底失去信任,再加上一些大户退场,又一波瀑布来袭。

我们下定决心开始护盘,我自己也在这个时候坚决的加了仓,我不炒币,但是我心底里是真的觉得我们被低估了,我很想把这个消息告诉社群,但是理智告诉我,这不行,我们不能说我们在护盘。

护盘,有的人也叫市值管理,这是币圈最神秘,也是最敏感的词汇。因为这在普通人看来,就是操纵市场,只要你说了你做市值管理,那“割韭菜”这顶大帽子就算扣上了,“上涨笑嘻嘻,下跌MMP”,以后只要下跌,韭菜就一定认定是你在割韭菜,因为你能控制涨跌啊,你之前做过“市值管理”啊。

但我们在护盘接盘,真的是一件给大家增加信心的好事啊,我想把这件事通过一种不敏感的方式传播出去,比如引导大家在市场上自己判断:币价到了一个位置,有的人踩空了把它卖了,然后他发现这东西没有跌下来。再空几次还没跌,他自己这个观念就改变过来了,比我们说什么都来得更实在。

公链,还有一个大门槛是主网上线,这也是一个大坑,据我所知,很多公链项目在融资的时候压根就没有想过上线主网这件事,因为上线前,大家什么都没有,可以在市场上随便吹:“我们已经积攒了几百几千名生态开发者,TPS秒杀以太坊”。我甚至还见过说TPS秒杀支付宝的,所以只要主网一上线,他们就全露馅儿了,所以只能尽量往后拖上线的时间。

我们本来应该是今年年中上线主网。但技术那边因为开发很顺利,所以直接往提前到今年春节了,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我们敢在这种时间点上线,比什么市场宣传都重要。自然我的工作也转到了节点选举上。

我们虽然邀请了很多大V来参选,但心底里,我更希望我们社群里的普通人也来参选,因为我们心里清楚,那些币圈大佬和机构都不缺钱,自然也看不上我们给每年节点奖励的这些钱,有的机构甚至还会嫌做节点麻烦,所以也不会帮大家真正解决问题。

EOS就是一个例子,持有几百万人民币以上EOS的人,才有资格加入各种节点核心群,后来还有什么温州炒房团,节点竞选完全成了一场炫富大赛,节点最主要的工作就是拉帮结派互投选票,保证自己基业长青,每年拿着巨额节点奖励,几乎完全无视散户的各种合理需求,非常官僚,让粉丝非常失望。我希望我们节点能由我们粉丝当选,他们能理解作为一个韭菜的心酸,能真正帮大家解决问题。

所以,为了能让粉丝有更多的机会,我们希望把节点的门槛降低到只需要很少的Token就可以报名参加,但这和我们一直以来塑造的高大上的形象不太相符,即便这样,我们也会坚持执行这个这个策略,把每年的分红,从那些投资机构和业内大佬手里拿回来,真正给到我们每一位相信我们的粉丝手中。

WechatIMG4845

最后,我要感谢这次大熊市,它帮我们洗掉了一大波投机的人,留下了相信区块链的人。

我也在这里承诺,2019,我们会上线主网,构建生态,我们永远不会跑路。

评论(0 条评论)
游客

牛熊启示录

每日快讯

WechatIMG5576

高端访谈